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苏卿侯就病了,重感冒,鼻塞头痛打喷嚏还流眼泪,他刀伤枪伤没少受,这重感冒还是头一遭。

    阿kun中午过来了一趟:“爷。”

    苏卿侯窝在手术台上没动,鼻子塞得他想杀人。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都是森森冷气。

    阿kun昨天晚上刚受过罚,后背这会儿还火辣辣的疼,明显这祖宗情绪暴躁,他怵得不行,说话更小心了几分:“戈蓝海岛来消息了。”

    苏卿侯说话鼻音很重,戾气更重:“那女的死了没?”

    “没死。”

    还生龙活虎着呢。

    阿kun往后退了两步,才继续说:“她一脚把老致爷的腿踹断了。”

    戈蓝海岛是个荒岛,四周有暗礁,基本没有船过去,包括苏鼎致在内有十几个男人,他们有物资,可被苏卿侯扔过去的一百多个女人没有,所以,女人在那岛上要活下去,就得没脸没皮,就得摇尾乞怜,就得撅起屁股让男人为所欲为。

    展东东被送过去的第二天早上就被苏鼎致召见了,没别的原因,苏鼎致就是好奇,居然还有能让他家那个小畜生栽跟头的女人,看到人之后,他也确实有点心痒。可结果呢,他自个儿也栽跟头了,手还没碰到那女人,就被对方踹了一脚。

    就一脚,老致爷的腿断了。

    更古怪的知道是什么吗?

    阿kun说:“baron和george两人联手都没能干得过她。”

    baron和george是老致爷的左膀右臂,一个擅长格斗,一个擅长枪法,两个一起,居然没搞过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

    苏卿侯从手术台上坐起来,因为重感冒,他妈的还忍不住流眼泪:“把她给我带回来。”

    阿kun多嘴问了一句:“要活的还是死的?”

    苏卿侯拿起烟灰缸就砸:“活的!”

    展东东是这天晚上被带回实验室的,虽然baron和george没能干得过她,但她也差不多去了半条命。

    她再见到苏卿侯是当天晚上。

    对了,她终于知道他大名叫什么了,她听戈蓝海岛的那个老畜生骂过:苏卿侯那个小畜生。

    老畜生和小畜生,一家都是畜生。

    她怎么会爱慕这种畜生呢?难不成她有受虐倾向?

    “小治爷。”泰勒博士明显对苏卿侯又敬又怕。

    隔着实验室病房门上的玻璃窗,苏卿侯看着床上那一坨:“注射青霉素了?”

    展东东坐着,朝他扔了个“老娘就是不死”的眼神。

    泰勒博士用英文回话:“注射了。”

    苏卿侯见她还不倒下,因为重感冒而流泪的眼睛都疼了,破了皮的嘴唇已经结痂了,他老是忍不住去咬:“怎么还没反应?”

    怎么会有反应。

    048根本没有发生基因突变,甚至连实验都没有真正参与过。

    泰勒博士不敢说实话,心里七上八下的,只能硬着头皮找借口:“陆姜糖和011的突变基因不完全相同,陆姜糖对青霉素也不起反应。”

    实验所用的血液样本是从帝都盗来的,是011的儿子陆姜糖的血。

    苏卿侯嗓子疼:“加大药量,再试。”

    “是。”

    泰勒博士又拿了四小管青霉素进去,给048静脉注射。

    十分钟后,048还是坐着,仍然不起任何相克反应,她像头怎么驯都驯不服的豹子,分明一身的伤,可那眼神还是一点服软的意思都没有。

    “你确定她获得了基因异能?”

    泰勒博士不敢把谎话说死:“不确定。”

    苏卿侯用指腹摩挲了一下唇,又麻又疼,是被他用电动牙刷刷肿了:“把她送去高级实验组。”

    他早晚要杀了她,就等到基因实验结束。

    泰勒博士一听要把048送走,立马高声反对:“不行!”

    苏卿侯眼神扫过来。

    泰勒博士后背发凉,可048的贼船他已经上了,家人还没找到,048不能死,也不能暴露。他低着头,尽量镇定:“048的初期实验都是我经手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的基因状况,而且突变前期的可变因素太多,如果现在就换了研究团队,对后面的实验会很不利。”

    苏卿侯沉默了一会儿,没表态,他说:“开门。”

    泰勒博士将病房门打开。

    苏卿侯进去,从护士的医用托盘里拿了个金属注射器,里面有透明的液体,呲的一下,液体全部射在了展东东那张青青紫紫的脸上。

    “谁是傻逼?”他问,用中文。

    展东东:“……”

    不就第一次见面那次骂了他句傻逼吗,居然记这么久。

    她现在浑身都是伤,身上有冷又痛,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而且她发现了,这个小畜生得顺毛,越逆着他被搞得越惨。

    大丈夫能屈能伸。

    展东东心理建设完,抹了一把脸上的液体:“我是。”

    苏卿侯眼睛又红又潮,分明杀气腾腾的,但因为重感冒沁出的眼泪,生生把他的杀气削弱了大半:“你是什么?”

    展东东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我是傻逼。”

    “说一百遍。”

    “……”

    妈的,小畜生!

    展东东眼一闭,心一狠,脸不要了:“我是傻逼,我是傻逼,我是傻逼,我是傻逼,我……”

    苏卿侯冻死人不偿命的脸终于笑了,像捕食的野兽吃到了肉,遍体舒畅:“你在这数着,少一遍,就饿她三天。”

    阿king说着拗口的中文:“那多一遍呢?”

    苏卿侯看着那个死女人,突然感觉嘴也不痛了、鼻子也不塞了、心也不堵了:“那就饿四天。”

    展东东回他一个眼神:小畜生!

    等小畜生走了,阿king才敢说句心里话,用普尔曼的语言:“我觉得咱们爷有点幼稚,你觉得呢?”

    阿kun中文六级:“英雄所见苟同。”

    阿king:“dog?”

    阿kun还他妈骄傲又自信地拽中文:“你还是多学点中文吧。”

    ------题外话------

    **

    在普尔曼,大部分时候说英文。

    如果某些地方用了中文,我会写出来哈。

    反正他们啥语言都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