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nda见车艾钱认可了夏,不管心理再怎么别扭也压了下去,冲着夏撇撇嘴道:“你好,我叫linda,擅长查资料,只要网上有,就没有我查不到的资料,我对公共关系理解不深,可以给你们打下手。”

    “我是夏,你们刚刚都是认识我了。”夏也冲两人弯了弯唇角,说完这句话继续低头扒拉盘子里的意大利面。

    “完了?”就这么没了?linda不解。

    “嗯?”不然还要怎样?夏亦不解。

    “算了算了,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车艾钱忽然觉得一个头比两个大,夏的脑回路实在奇怪,但在案例课上怼人的时候又言辞犀利,有理有据,应该不会给她们扯后腿吧……

    “呀,车小姐,您怎么在这里?以您的身份应该去高级餐厅吧?”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刺耳的一声,车艾钱拧着眉头看过去,只见梅站在人群中间,冲着自己笑得人畜无害。

    车艾钱的头更疼了,好巧不巧得怎么就遇到她了?这个人总给自己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每次见面,她都以一种极低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实际上却是趾高气昂地拐弯抹角地讽刺她,让人极其不舒服。

    “又是你,我们去哪儿吃饭关你什么事?你吃饱了撑得管别人的闲事?”linda从一开始就看不惯梅的做派,出言反讽道。

    这一次,梅算是碰到枪口上了,这时的linda正因夏的“意味不明”憋着气没地方撒呢。

    “你……”

    “总有的人吃饱了没事干,自己得不到,却要讽刺别人有。”

    忽然地,不等梅说话,夏便面无表情地、漫不经心地、轻飘飘地接了这么一句,梅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这句话的本身其实没那么大的杀伤力,但夏的语气却刺激到了梅,梅最恨的就是他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她的卑微放大到极致。

    “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别人不知道,我可一清二楚!你都留了好几级了,难道就一点儿都不害臊么?跟你同一年的已经毕业了吧?你竟然还待在一年级,你也不觉得丢脸,要是我早就收拾铺盖走人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指着夏议论纷纷,能来帕博立学院读书的都是人中龙凤,这种留级的学生在他们眼里看来不是傻就是蠢。

    夏却不以为意,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些许遗憾,对着梅轻轻开口:“嗯,除了你,确实都毕业了。

    这话可是彻底触痛了梅,苦读五年的辛酸和不甘带着自卑和屈辱席卷了她,梅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失了理智,不计形象地冲着夏大骂:“呸!你个病秧子,少在那拐弯抹角地骂我,你和这个泼妇站在一起真是绝配!真是污了我的眼,也不知道帕博立怎么会收你们这样的学生,我都替帕博立丢脸!”

    金发碧眼大波浪美女linda被“泼妇”两个字惊到了,指指梅又指指自己,不可置信道:“你说我泼妇?你让大家看看到底谁比较像泼妇?还有,你别忘了,帕博立学院收什么样的学生都有自己的考量,你这么嫉世愤俗是瞧不起帕博立么?哈,也对,毕竟你是考了五年才考进来的,你有什么立场替我们学校丢脸?”

    “哇,她就是那个考了五年才考进来的学生啊。”

    “我也听说过她的事迹,据说还是管理宿舍的阿姨可怜她才收留她的!”

    “什么?她是靠着宿舍那个阿姨进来的?怪不得总能在管理办公室见到她,真看不出来啊……”

    “你们瞎说什么?我是凭自己考进来的!”梅听着四面八方的议论眼泪都要飚出来了,对于考了五年才考进来这件事,梅是自卑的,但同样也是自负的,她怕别人瞧不起自己,同样也瞧不起别人,在她眼里,没有一个人是比她更努力更坚强的,只有她才配得上帕博立三个字。

    “考了五年嘛,我们都知道了啊。”一瞬间,食堂里哄堂大笑,站在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对于像梅这种低到尘埃里的人不屑得要死。

    梅窘迫地站在众人中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佝偻地低着头,眼神四下飘散,浑身颤抖着不知该如何自处。

    “好吵啊,你们吃好了么?我们走吧。”夏将最后一口意大利面吸进嘴里,一边收拾餐盘,对着linda和车艾钱说道。

    linda略带遗憾地收回看好戏的目光,道了句“好吧”,也开始收拾桌面,车艾钱却有些于心不忍,梅虽然可恶,但到底没对他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就这么留她在这里被人嘲笑,不太好吧?

    正在车艾钱迟疑之时,梅从余光瞥到害自己受尽嘲笑的“罪魁祸首”起身要走,大吼一声,疯一样把握在手里的餐盘朝着夏的方向摔了过去,车艾钱立即上前阻挡,却被另一个人拨到一边,铁质的餐盘“咣当”一下打在linda身上,滚热的汤汁洒了linda一脸,linda尖叫一声,整张脸瞬间通红。

    a国的天气越来越冷,连续经历了两场寒流过后,车艾钱从箱底翻出了自己最后的衣服,每天都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似的,走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里面装的是谁。

    车艾钱从基地出来,向着路口张望一圈,在一颗颗巨型“粽子”里一眼就看到那个松松垮垮的人,见他的脸袋儿冻得通红,车艾钱赶紧迎了上去,哈出一口白气,道:“夏,你来了,等很久了吧。”

    “嗯。”夏如往常一样言简意赅。

    “你一会儿有事么?我想先买点吃的带回去给linda,天气这么冷,她肯定又不愿意出门了。”车艾钱轻叹一口,笑容中有些无奈。

    “好。”夏没有拒绝。

    “那走吧。”

    车艾钱和夏一路无言,并肩走在寒风之中。

    自linda受伤那天起,接车艾钱下班的重任就落到了夏的身上,不管怎么说,linda也是因为替夏阻挡才受了伤,就算夏再怎么脱离世俗,也不好意思拒绝linda的请求,更何况他就住在学校附近,接车艾钱回来也并不绕路。

    说起linda受伤那天,场面混乱到现在想起来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linda被热汤烫伤以后整张脸通红通红,闭着双眼在原地尖叫着痛哭,夏反应得快,第一时间往校医室打了电话,车艾钱则守在linda身边,颤抖着双手替linda擦拭身上的汤汁,看着linda红肿起来的脸,眼眶通红,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过敏刚好,再添新伤,伤得还是linda最爱的脸蛋,不想也知道现在的linda该有多崩溃!

    车艾钱心里愧疚,想着要不是自己迟疑了那么一瞬,梅也不会逮到机会,linda的脸就不会受伤了。

    她自认心软善良,却不想因此而伤害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linda哭得惨烈,慌乱之中,围观的众人怕担责任一瞬间散了开来,本来站在最中间指着梅骂得最欢的人现在躲得最远,梅好似也终于反应过来,她呆滞地看着痛哭的linda和洒在地上的餐盘,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脸色极其苍白。

    车艾钱目光冷得像冬日里的寒冰,一道道直直射向梅,梅被车艾钱的眼神吓得连连后退,翻来覆去地否认,眼泪都要飞出来了。

    “不,不是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这样的。”

    梅的样子像极了受了极大委屈的小白兔,车艾钱却再不会为她感到一丝一毫的可怜,现在的她终于懂得一再的隐忍和退让换来的只可能是对方更加肆无忌惮的猖狂和欺辱,她可以忍受自己受到的任何不公,却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被欺负成这样!

    “money,医生来了。”夏望着门外,突然说道。

    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穿过人群,径直走向linda,仔细检查了linda的脸后,松了口气,柔声说道:“还好,伤得不算严重,一会儿去校医室简单处理一下,我给你开点药就没事了。”

    “哇!医生,我的脸好疼!我会不会毁容啊!”linda冲着医生大哭问道。

    医生轻拍linda的肩膀,笑言道:“这种程度的烫伤倒不至于毁容,但是如果你继续哭,哭得烫伤处感染了的话,可就不一定了。”

    linda听到此话瞬间停了眼泪,却还是疼得忍不住啜泣,车艾钱握紧她的手,临走前冷冷地瞥了一眼愣在原地的梅,凉凉开口:“这件事我会交给学校处理,如果我是你,绝对会好好珍惜努力了五年的成果,既然你不珍惜,就别要了。”

    插在梅心理的刀子更深了,原本还吓得怯怯的她瞬间变了一副面孔,脸扭曲到极致,她指着车艾钱离开的背影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哭一边讽刺:“如果你是我?哈哈哈,别逗了,像你们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怎么会理解我的感受?你们永远不会懂得!永远不会!你们怎么可能懂?谁也不会明白为了考进帕博立我付出了多少辛苦,谁也不会懂得……哈哈哈,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进来?凭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凭什么?凭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