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梅的自我抱怨淹没在逐渐散去的人群中,她的问题谁也解答不了,她的嫉妒和不甘也没有人能帮她释解。

    后来,梅受到了学校的调查,因为车艾钱的身份特殊,学校对这件事十分重视,对梅的处分也比车艾钱想象中的严重,学校几乎限制了梅在帕博立所以公共领域的自由,食堂、宿舍、图书馆都对梅关上了门,这对于生活本就窘困的梅简直是重大打击,梅申诉无果,衣不裹身,食不裹腹,最终带着对车艾钱和linda的恨意退了学,不知踪迹。

    车艾钱和夏从面馆出来时,外面的风更凉了,路边的水洼结成了冰,天阴阴沉沉的,车艾钱裹紧了自己的外衣,将脖子上的围脖绕了一圈又一圈,裹好后,车艾钱看着阴冷的天气幽幽感慨:“看这天,似乎要下雪了,说起来,这个冬天我还没见过雪呢。”

    “大概吧。”

    车艾钱听到夏冷得发颤的声音忍不住转头望去,看着冻得牙齿打颤的夏问道:“天这么冷,你怎么不戴围脖啊?”

    “出来得急,忘了。”

    “那我们打车回去吧,我看你身体单薄,怕是受不住这么大的风,生病了可就不值当了。”车艾钱提议道。

    “好。”

    夏点点头,向着路边的出租车招了招手,直到坐进温暖的车里,夏才慢慢缓了过来,上下打颤的牙齿也渐渐消停了。

    这里距离帕博立宿舍楼附近的停车点并不算远,两人很快就到了地方,下了车后,夏履行自己的责任,将车艾钱送到了宿舍楼下。

    临近宿舍楼时,车艾钱忽感额头一凉,缓缓抬头间,雪花四下飘洒。

    “哇,真下雪了啊!”车艾钱兴奋地伸手去接,雪越下越大,将天地间染得洁白无瑕。

    夏双手插兜,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也有触动,一口寒气猛地窜进肺里,夏疯狂咳嗽。

    车艾钱听到夏的声音,连忙把自己颈间的围脖取下来套在夏身上,夏刚想拒绝,却听得车艾钱道:“方才让你下车你不下,非得跟着进来,我可不陪你走回去,围脖你先带着吧,要是在比赛前生病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谢谢。”

    夏顿了顿,最终还是点点头,接受了车艾钱的好意。

    车艾钱冲着夏嫣然一笑,转身就往宿舍里走,却不想步形未稳,差点摔倒,好在夏眼疾手快扶了一把,车艾钱才免于和大地进行一次亲密接触。

    “谢谢……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平时懒懒散散的,反应倒是挺快,你是怎么做到的?”车艾钱调侃道。

    “我特意训练过。”夏言简意赅。

    “训练什么?”车艾钱疑惑。

    “反应。”

    “啊?你为什么要训练这个?”车艾钱惊讶问道。

    “不为什么。”夏淡淡回答。

    “好吧,”车艾钱顿觉无趣,耸耸肩,“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好。”

    车艾钱蹦蹦跳跳回了宿舍,夏则小心翼翼地将围脖围好,看着大雪纷飞的天气忽然有点后悔,刚才在校门口就该下车的,现在好了,至少得穿过宿舍楼才能打到车,这么冷的天他不会把自己冻死吧……

    倒不是夏危言耸听,只是他的身体一向不好,为此还休过几年学,这也是梅口中所说的“留级”的原因之一。他没有跟人提过,一是觉得没有必要,二是不想被人以那种不知真假的关切问来问去,时间长了,大家对于夏的印象就变成了高冷、孤僻、古怪。

    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他只想平平安安地生活,能够继续完成学业他已经很开心了。

    夏搓搓自己的手,小碎步跳着往能打到车的地方挪动,临近拐角时,忽然眼前闪过一个人影,一双拳头猛地向自己袭来,夏没来得及闪躲,重重受了一拳。

    “noney,你可算回来了!我好饿啊!”

    车艾钱刚刚推开门便被linda扑了个熊抱,还未来得及反应,手中的袋子便被夺了过去,linda一边向里走,一边打开袋子,往嘴里塞了一块炸鸡,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给我带吃的回来,noney,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车艾钱无奈,将身上的大衣脱随手扔到沙发上,冲着大快朵颐的linda道:“谁还不知道你啊,打着烫伤的名号天天窝在宿舍,你自己说说多久没去上课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你都快赶上我妈了!”linda冲着车艾钱努嘴哼哼,抓鸡块的手却不曾停下,“我这不是受伤了么?现在天气这么冷,我嫩嫩的皮肤再也受不起任何风吹日晒,我可不想顶着满脸红血丝到处走。”

    车艾钱嫌弃地看了眼linda:“你的脸不是早就好了么?哪来的红血丝?”又想起什么,突然话锋一转,“对了,以后别让夏去接我了,我自己能安全回来。”

    听到这话,linda愣了愣,放下手里油腻腻的鸡块,看向车艾钱满脸不解:“怎么了?夏惹到你了?”

    “没有!”车艾钱发觉linda的举动蹙了蹙眉,冲着她扔了一块手绢,而后缓缓解释道,“夏他很好,但他的身子骨看起来实在是太弱了,你是没看到,这人又闷又死心眼儿,站在外面好像随时都能被风吹倒,更何况这几天又在持续降温,我担心他会生病”

    哦,原来是这样。

    不过是天冷了点嘛,小事情!

    linda毫不在意地耸耸肩,继续抓着袋子里的鸡块,大言不惭道:“noney啊,你不懂,我这是为了夏好,他那身子就是欠锻炼,多动动再多冻冻,体格肯定比原来好。”

    面对linda理不直气也壮的歪门邪理,车艾钱顿感无语,正要反驳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车艾钱摇摇头,感慨一句:“你这人,还真是什么事都能给自己找到理由。”然后将手机从包里掏了出来,按了接听键。

    “noney,是我……”电话那边声音虚弱,还带着一丝心虚。

    车艾钱惊讶:“夏?你到家了?声音怎么这么虚弱?不会是冻坏了吧?”说着,车艾钱挖了linda一眼,linda假装什么也没听到,低下头默默吃着炸鸡。

    “没……不是,我……我……”

    夏在电话那边吞吞吐吐,车艾钱越听越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我……”

    “别吞吞吐吐的,快说!”

    夏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缓缓吐出一口气,又猛吸了一大口,闭上眼睛一连串说道:“我被人打了现在在警署我不敢告诉家里你能来接我么?”

    车艾钱愣了三秒,第一反应是夏竟然一连串说了这么多字,第二反应是:“什么?你被打了?怎么回事?你没事吧?伤到哪了?”

    车艾钱的声音惊天动地,linda从鸡块里抬起头看向车艾钱,满眼燃起浓浓八卦之欲。

    “noney,你别激动,我没事,皮外伤而已,只是警署这边要求必须亲友来接,我……我没有别的朋友,就只能打给你了。”

    夏低着头,嗫嚅着开口。

    这通电话,其实他只报了一点点期望,毕竟只是临时组队才认识的人,连朋友都算不上,怎么会为了自己劳心劳力跑这一趟呢?只是,他实在不敢通知家里,家里一向管他很严,若是知道他在外面跟人打架一定会将他禁足,休学也不是没可能的,好不容易有参加比赛的机会,他实在不想放弃。

    车艾钱微微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你在哪个警署,我去接你。”

    车艾钱的果断让夏怔了怔,随即红了脸颊,向一旁的警督询问一番,道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车艾钱麻利地穿上大衣,将linda从沙发上拽了出来,linda怀里抱着炸鸡,在出租车司机时不时的注视下一路举着油腻腻的小手,生怕将油渍蹭到车上。

    车上,linda实在闲着无聊,开始自言自语,大开脑洞:“noney,你说夏他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吧?打架进局子,还不敢通知家里人,我们就这么冒冒然地去了,不会被人盯上然后被人报复吧?”想到这里,linda忍不住抖了抖。

    车艾钱白了linda一眼,无视她的间歇脑抽。

    linda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越害怕:“noney,我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么?你说你怎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啊?要是真得罪了什么大佬……”

    “就是真得罪了大佬也和你逼着人家去基地脱不了干系,你啊就老老实实呆着,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跟夏道个歉吧!”

    “我凭什么跟他道歉?”linda急了,满是不服,“要不是为了救他,我也不至于受伤,这都是他该做的!”

    “行行行,知道你舍己为人,大义凛然,待会儿见了夏得罪的‘大佬’可千万别怂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