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我当然不会怂。”linda小声嘟囔,心思却千回百转,早已想好了十几种逃跑的方法,上次救夏已经是冲动行事了,这回她怎么也不可能再把自己搭进去。

    出租车缓缓停靠在警署门前,车艾钱担心夏的安全急急忙忙往警署里奔,linda留在后面磨磨蹭蹭地付车费又磨磨蹭蹭地下车,直到车艾钱的背影消失在警署里,linda依然慢吞吞地向警署挪动,不仅不心急,还希望自己走得越慢越好。

    车艾钱怎会不懂linda的花花肠子?但这也无可厚非,linda从小娇生惯养,这么短的时间内进了两次医院,心里阴影肯定不小,谨慎行事也在情理之中。

    但人命关天,车艾钱顾不得想太多,径直冲进警署里,多次询问之后找到了夏接受审问的房间。

    还未推开门,屋里便传来了警员骂骂咧咧的声音,但目标似乎不是对着夏,而是对着另一个人。

    “如果你不找人来接你的话,我们是不可能放你走的,不管你拿多少钱都没用,明白么?”

    对方没有答话。

    警官失了耐性:“我再说一遍,你跟我横是没有用的,过了今晚我们就会把你遣送回国,并提出正式起诉,到时候可就不是找个担保人这么简单了!你可想清楚了!”

    对方还是没有答话。

    车艾钱站在门外听得分明,心想,原来夏得罪的竟还是个外国人,不过像夏这么深居简出的人,是怎么得罪外国人的?也着实领人好奇。

    来不及多想,车艾钱抬手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车艾钱走了进去。

    审讯的房间不大,办公桌前站着一位警官,警官面前的沙发上背对着门口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头发乌黑,另一个包裹得严实,脖子上正带着车艾钱先前挂在夏脖子上的围脖,车艾钱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对正对房门的警官说道:“您好,我是夏的朋友,来接夏回家。”

    听到这话,夏转过头来,原本苍白虚弱的脸上染上一丝红润,面容终于多了点生气,而夏身旁的男子却明显一愣,整个肩膀似乎都有点僵硬。

    警官笑着点点头,从身后的办公桌上拿出一叠文件,对着车艾钱说道:“车小姐您好,您的朋友涉嫌私自斗殴影响公共秩序,但问题不大,只要您做个担保,签个字,您的朋友就可以和您一起离开了,只是接下来48小时我们会派专人联系您,确保不会再有此类事情发生。”

    车艾钱看向夏,只见夏一脸热忱地看着自己,眼眶有些发青,脸色也有些苍白,但总体上似乎没什么大碍,车艾钱放心不少,她道了声“好”而后接过警官送过来的文件,签了字,道:“麻烦您了。”

    “这些小子以后老老实实的就不用麻烦我了,行了,走吧。”

    得到了允许,夏赶忙从沙发上爬起来,亦步亦趋地跟在车艾钱身后,正在车艾钱转身即将离开审讯室时,身后忽而传来一声沙哑的、熟悉的、领人魂牵梦绕、又爱又恨的呼唤。

    他说:“等一下。”

    d国的状况没有那么容易轻易结束,但顾北幽已经等不及了,他在这里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他不想再继续耗下去,于是迅速加大了操作的力度,也加快了毁灭杰明的速度。

    杰明果然“不负所望”,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毅然决然选择了“狗急跳墙”,他将穆勒集团一贯信奉的宗旨弃之不顾,反而选择自杀式殊死一搏,启用了早就在穆勒集团安插的眼线,试图利用非正规途径操控股市和媒体娱论。

    若是以前,在那个穆勒集团称霸d国的时代,杰明做的这些事或许不会被人察觉,或许会改变穆勒集团的状况,但杰明却忽视了一点,穆勒集团早被他亲手推向娱论的风口浪尖,和他争斗的人也不只是那些表面上和他有竞争关系的,顾北幽所做不为利益,只是为了彻底激发他的恶行,让他彻底曝光于公众,所以,杰明的做法无异于火上浇油,给顾北幽添了一笔助力。

    穆勒老先生从来都是正派的人,他不屑甚至痛恨于一切小人行径,收到关于杰明真实面目的文件时,他或许还可以骗自己这些都是假的,但看到杰明真正的选择和做法时,他也终于没有办法继续自欺欺人,对杰明也已经彻底失望和放弃了。

    做到这里,其实就已经够了,顾北幽要做的,不过是让森真正看清杰明,从而下定决心,再帮森一把,助森夺回穆勒集团的大权,剩下的事,便是穆勒家族自己的家务事,顾北幽没有权利更没有兴趣继续插手。

    将低价购入的股票送到森的手上之后,顾北幽就算是完成了对格里斯的承诺,他相信以森叱咤商场多年的经验和手段,完全可以自行解决余下的事。

    交接结束,顾北幽再也等不及,第一时间坐上飞往a国的飞机,他想象过无数种和车艾钱见面的场景,也在心里默练了几百遍如何去和车艾钱解释,但没有想到的是,漫天飞雪之间,他看到了心尖上的那个人和另一个男人之间的亲密举动,寒风穿透外衣直直刺入骨髓,顾北幽站在那里,原本热的心瞬间冰寒,若不挥出那么一拳,他怕是会彻底崩溃。

    眼前的男子瘦弱不堪,但爆发力却极其惊人,顾北幽虽然占了个突袭的优势,但很快就被夏拉回平局,两人在雪地之中发了疯的撕扯着,一个是因为心中的暴怒,而另一个则是为了求生的欲望。

    很快,两人就被执勤的警官带到了警局,顾北幽这才看清那个男人那张不算太差甚至有些清秀好看的脸。

    顾北幽坐在审讯室里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夏解释事情的经过,静静地听着夏给她打了一通电话,也静静地看着夏因为她的反应脸红和兴奋。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顾北幽竟全然没了方才的愤懑,若不是车艾钱的出现,顾北幽以为自己的心已毫无波澜,永远都能这么“静静地”下去。

    可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那个女人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他终是忍不住,在那两人即将离开之时叫住了她。

    “等一下。”

    只一句,车艾钱的心里似乎崩掉了什么似的,她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去,只见沙发上黑发男子微有所动,缓缓起身之时,熟悉的身躯已映入眼帘,转过头后,车艾钱已无法继续自欺欺人。

    顾北幽看着面前怔愣的人,嘴角挂上一丝苦涩,他用了好久才平复自己乱得不成样子的心,他冲着车艾钱扬起一个看起来不算太过牵强的微笑,操着熟练的中文,缓缓开口:“艾钱,好久不见。”

    车艾钱目光微颤,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般,发不出一丝声音,亦做不出任何反应。

    顾北幽眼中泛起层层涟漪,他微微抿唇,似是想要解释,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惶然无措地看着车艾钱,不知是在期待着什么,还是在逃避着什么。

    夏虽然不懂中文,但也听出了顾北幽口中车艾钱的名字,他皱着眉头向车艾钱低声询问:“noney,你认识他么?”

    车艾钱静窒几秒,方才点了点头,回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车艾钱思忖了好一阵才将男朋友三个字说出口,带着一丝羞涩,但更多的却是不确定,过了这么久他还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么?如果承认为什么一直不联系自己?如果不承认,为什么又会站在这里?

    夏却没有车艾钱那么多那么复杂的心思,他惊愕地看向顾北幽,之间顾北幽也在打量着自己,只是那男人眼中毫不掩饰地噙着寒气,只一眼,冰冷十足。

    夏不自觉缩了缩身子,脑中千回百转,回忆道寝室门前和车艾钱之间的举动,这才恍然大悟,他和车艾钱之间虽然纯洁,但那番举动在外人眼里确实有些暧昧,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车艾钱疑惑地看向夏,夏方才的神情简直变幻多端,精彩得可以演一出大戏,沉浸之中竟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夏连连摇头,忙看了一眼顾北幽,又看了一眼车艾钱,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问道:“既然这样,你是不是也得把他接回去?”

    接他?

    想起来了,方才警官说若是没人给顾北幽担保,顾北幽明早就要被遣送回国,甚至还将会有被起诉的风险。

    到了这个地步,他都不肯给自己打个电话嘛?他到底想做什么?

    车艾钱的眼神暗了暗,而站在对面的顾北幽看着夏和车艾钱你来我往的小举动心下更加不爽,周身散发着逼人的寒气,搞得夏丝毫不敢抬头去看。

    “你们竟然是认识的么?车小姐,你也想给这位先生做担保么?”一旁的警官在三个人零星的互动中察出一丝端倪,他不太赞同地看着车艾钱道,“他毕竟是外籍人员,处理起来或许会麻烦一点,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找其他人来,这样能方便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