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他人?”车艾钱想起警署外面那个逃避现实的女人,忽而眼中一亮,对夏道,“linda就在外面,我去叫她进来,你等我一会儿。”

    说着,车艾钱冲着警官微微一笑,转身去找还等在门外的linda。

    车艾钱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还没决定是不是为顾北幽担保的时候,仅仅因为警官的一句话,就下意识地去找了linda,似是想逃离和顾北幽面对面的尴尬,却是将自己猛地推到了顾北幽面前。

    “诶……”

    夏拦她不住,只好留在审讯室等待,他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用余光打量着车艾钱的男朋友,对方却冷冷一笑,冷不丁地开口道:“遇事瑟缩,逢人脸红,艾钱不会喜欢你这一款。”

    “啊?”夏惊讶地看向顾北幽,他这话是……在怀疑自己?

    可他本就体弱多病,身体瘦弱,只要情绪有一丁点的激动,脸颊就会泛红,这怎么能怪他呢?

    至于遇事瑟缩……

    “至少我没有缩在沙发里连通电话都不敢打,难道noney她会喜欢这一款?”

    夏不愿服输,充分发挥自己毒舌的功力,硬生生将顾北幽顶了回去,可这一句却生生触痛了顾北幽,亦让顾北幽觉得夏是在挑衅自己,而挑衅自己的原因正是因为车艾钱。

    顾北幽心里立起了刀子,正要说些什么时,车艾钱连拉带扯将不情不愿的linda拽了进来。

    “noney,你拽我干嘛啊,我跟夏又不熟,被人误会了怎么办啊!”

    linda的声音不大不小,审讯室里的人恰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linda这是要和夏划清界限,省得得罪了和夏打架的大佬,惹祸上身。

    夏听到linda的声音,满脸的不可置信,前几天linda还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缠着自己让自己去基地接车艾钱下班,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linda,你别演了!”车艾钱将linda拉向自己,低声警告,linda心虚地不敢看向夏,只是两眼骨碌地打量着审讯室,直到看到顾北幽。

    “这……这位帅哥是警署里执勤的哥哥么?这么晚了还没休息,真的好辛苦啊……”linda一幅乖巧神情贴在车艾钱身边,车艾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linda泼了一盆凉水:“他就是夏得罪的大佬。”

    “什么?”linda压低声音,不可置信,怎么也没法把自己脑补过的“大佬”和眼前的人联系到一起。

    夏似乎觉得冲击力还不够大,伏在linda耳边轻声说道:“linda,他是noney的男朋友。”

    “什么?”linda惊讶大喝一声,两只双眼瞪得圆溜溜的在顾北幽身上转来转去,直到车艾钱轻咳一声,linda这才收敛一些,可流转在这三人身上的目光却越发诡异。

    车艾钱名不见经传的男朋友和班级里根本没人认识的怪胎打了起来,这是什么故事走向啊?

    “你好,我是顾北幽,艾钱的未婚夫,还未请教?”

    顾北幽粲然一笑,向着linda伸出了手,linda满怀心思地瞥了眼车艾钱,那边虽然气压很低但丝毫没有否认和抗拒的意思,linda从善如流,忙不迭擦了擦自己油腻腻的爪子,伸出去和顾北幽的轻轻碰了碰,热情道:“你好,我是noney的朋友。”

    “noney?”顾北幽挑眉,他方才就听夏唤车艾钱作“noney”,还以为是什么亲切的昵称,现在看来,原是艾钱在这里的英文名字啊。

    看来是他多想了。

    “嗯哼。”linda微微仰头,正要和顾北幽解释“noney”一词的来历,便被一旁的警官打断了。

    “既然人已经找来了,就签字离开吧,我还有很多公务需要处理,你们抓紧时间。”

    “好的,警官大人!”linda冲着警官眨眨眼,识趣地从车艾钱手中抽出顾北幽的保释文件,签好名字后递回警官手里,警官向linda重新说了一遍保释后的要求,便将四个人送出了警署。

    从警署出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世界染成了银白色,刺骨的风夹杂着冰寒的雪花直往人脖颈里钻,linda打了个哆嗦,道:“咱们还是打车回去吧,夏,你要回家还是跟我们回宿舍?”

    “回家。”

    “那这位先生,你现在……住在哪里啊?”linda看向顾北幽,出声问道。

    “先送你们回学校吧。”顾北幽果断回道。

    linda点点头:“那这样吧,我们叫一辆车,先把你送到家门口,再把我们送回学校,接着顾先生想去哪儿就自己决定吧!”

    打定主意,linda伸手拦了辆车,眼疾手快抢了副驾驶的位置,剩下三个人站在雪地里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安排他们的位置。

    “不然我还是自己再打一辆车吧。”夏被顾北幽盯得浑身难受,急速想要逃离这尴尬的场景,linda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拉下窗子对夏吼道:“这么晚了,出租车肯定少了,你这么弱别再被别的坏蛋盯上,最后还不得是本大小姐去警署接你?赶紧上车,别再磨蹭了!”

    夏有些为难,车艾钱轻飘飘地瞥了linda一眼,眼中的警告不言而喻,这丫头拽着她来都不肯来,现在这么积极,脑子里肯定在想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linda缩了缩脖子,又道了声“快点”,而后关上窗子,缩在座位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没有办法,夏硬着头皮上了车,车艾钱为夏的安全着想坐到了两个男人中间,出租车上便形成了现在的局面:夏瑟缩在角落里,车艾钱一丝不苟的坐在正中间,始终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肯多说,而另一边的顾北幽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车艾钱,热烈地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了一样。坐在前排的linda时不时从后视镜中观察着后面三个人的举动,脸上一直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年度大戏,精彩不容错过啊!

    一路上,后面三人精神紧绷,直到夏下了车,车里的气氛更加诡异。

    车艾钱在夏下车的同时便将臀挪了过去,这一下离顾北幽远远地,她静静望着窗外,顾北幽则蹙着眉头,静静望着她。

    一路的寂静让linda觉得无趣,她打了个哈欠,靠在座位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下车后,linda始终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晃晃荡荡地往宿舍走去,车艾钱则走在linda身边,时不时扶她一下,省得这人摔倒,而顾北幽则一声不吭地跟在两人身后,双眼紧紧锁在车艾钱的身上,一刻都不肯离开。

    宿舍楼下,车艾钱半分目光都没留给顾北幽,扶着linda径直往里走,顾北幽终是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声“艾钱”。

    车艾钱浑身僵住,表面上依然维持着一直以来强装的镇定,linda却“嗷”一声,扯出自己被车艾钱抓得生疼的胳膊,盯着车艾钱看了好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道:“noney,既然见面了就好好说说清楚吧,我好困,先回去睡觉了,咱们明天见。”

    说完,linda打着哈欠走向了电梯,车艾钱下意识地跟着linda,却因顾北幽的声音再次停住了脚步。

    “艾钱,别走……”顾北幽语气轻柔,细听其中还带着一丝恳求。

    车艾钱的脚步顿在那里,眼睑缓缓下垂,遮住了眼底的情绪,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艾钱,我们谈谈吧……”顾北幽继续道。

    车艾钱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吐出一口气,提步走向顾北幽,却和顾北幽擦身而过,走向无人的甬路,顺着一排排路灯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似乎在发泄着什么,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昏黄的灯光之下,顾北幽寸步不离地跟在车艾钱的身后,二人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汹涌波澜,千言万语积聚在胸口却一句也说不出口,一句也不想说出口。

    顾北幽倒也不急,在车艾钱下意识保释自己并没有否认未婚夫之称时,顾北幽便知道车艾钱的心里还是有他的,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再等一等,毕竟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要获得原谅,多等一会儿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阵冷风裹挟着雪片吹过,车艾钱缩了缩脖子,缓缓抬眼回眸,只见顾北幽依然跟在身后,眼眉睫毛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却似乎浑然不觉天气恶劣,只满眼热忱地看着自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看什么宝贝。

    车艾钱心中泛起一丝苦涩,若真是如此,早些时候做什么去了?分明是他爽了约又失了音讯,怎得搞得好像是她负了他一般?

    顾北幽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察觉到车艾钱的目光,顾北幽表情微动,想要上前一步将那个胡思乱想的人儿拥入怀中,却怎么也没法鼓起勇气,只能站在那里,什么都不敢做,什么也不敢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