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眼前人如易碎珍宝一般,若是不小心唐突,他怎么后悔都来不及。

    “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艾钱突然打破了沉默,不为其他,只是觉得再这么下去两人就要冻成冰雕,明天肯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说完,车艾钱转身要走,顾北幽却快一步上前,拉着车艾钱的衣袖,将人拽入怀中,冰凉的唇瓣轻触额头。

    车艾钱怔了怔,难以控制地心跳加速,同样难以控制的委屈顷刻间填满胸口,她猛地推开眼前男子,满眼愤怒和不甘,恶狠狠地瞪着顾北幽,屈道:“你这是做什么?可怜我?还是戏弄我?耍人好玩么?玩弄别人的感情好玩么?”

    “艾钱……”

    “别叫我的名字!别再叫了!你唤我做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让我等你,我等你了!你让我别走,我也留下了!你说要和我谈一谈,现在却什么都不说,顾北幽,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么?我真的好累了,你别再玩了,行么?”

    隐忍了太久,强装镇定装了太久,这一吻彻底激怒了车艾钱,车艾钱近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冲着顾北幽歇斯底里地嘶吼。

    顾北幽看着这样的车艾钱,心里充满了心疼和自责,他向着车艾钱缓缓伸出一只手,试图用指尖拭去车艾钱脸颊的泪滴,却被车艾钱躲了开。

    车艾钱抬起右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而后吸了吸鼻子,冲着顾北幽委屈道:“顾北幽,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么?”

    顾北幽一把捞过车艾钱,任凭怀里的人挣扎,依然狠狠按在胸前,他轻轻抚摸着车艾钱的后背,一下一下地拍着,安抚道:“我知道,我知道的,是我不好,你别哭了……”

    说到最后,顾北幽亦有些哽咽,更多的是觉得自己无用,分明是想保护这个人,分明不想让这个人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却到头来,每次让她哭的人都是自己,每次伤她最深的人也是自己。

    车艾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伏在顾北幽胸前嚎啕大哭,似是要把积攒了这么久的情绪一次性发泄干净,顾北幽越是哄着,车艾钱哭得越狠,直到最后,车艾钱的嗓子都有些哑了,顾北幽这才捧起车艾钱的脸颊,含着满脸泪水,对着那张通红的小嘴亲了上去。

    车艾钱呜咽着推开顾北幽,狠狠擦拭着泪痕和顾北幽留下的气息,顾北幽轻叹一口,无奈道:“不哭了?嗯?”

    “你不要脸!”

    “是,我不要脸。不哭了,好么?”

    “与你无关!”

    车艾钱扭头要走,却不想再次被顾北幽拉进怀中,温柔的叹息声在头顶响起,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他说:“艾钱,别走,别再留下我一个人了。”

    “分明是你扔下的我,你走了,不要我了,不回来了,我只能像个傻子似的等你,顾北幽,你凭什么?”

    越想越委屈,车艾钱再次忍不住凄凄呜咽,却没了上一次的歇斯底里,更多的是隐忍着的委屈和无法发泄的情愫。

    “艾钱……”

    顾北幽怀抱紧了紧,心脏如同撕裂般疼痛,他早知道艾钱会为此难过一段时间,但真正面对这人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自己的难过根本不会比车艾钱少多少,反而会因为车艾钱的难过而更加难过。

    “好了,不哭了,我在呢,不哭了……”

    顾北幽趴在车艾钱颈间轻轻哈气,声音低沉着,与往日雷厉风行不同的细腻温柔让车艾钱的心渐渐软了下来,愤怒也渐渐地被对眼前人的依恋取而代之,她拥着顾北幽,虽仍有不甘,但内心深处却是极大的满足和安心。

    顾北幽察觉到车艾钱的转变将她拥得更紧,整颗心都被填得满满的,他做好了车艾钱怨他恨他不愿原谅他的一切心理准备,却怎么也没想到车艾钱会回应自己的拥抱,这对他来说是极大的惊喜,让他感激,又让他感动。

    重新和心爱的人拥抱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大概是觉得世上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天地之间只有你我二人之类的感觉吧。

    几个月来积攒的委屈和不信任,一瞬间消失殆尽,所有的等待都有了皆大欢喜的结果,车艾钱从未像现在这般感激过自己,感激自己坚持着等待着心上人的归来。

    顾北幽啊,你可知道我差一点就放弃了,你可知道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了……

    还好,她还在,还好,他回来了。

    “艾钱,我好想你。”

    顾北幽拥着车艾钱,恨不得将她拥入骨血之中,车艾钱听到顾北幽的声音,将埋在顾北幽胸口的脑袋拔了出来,一双黑亮的眼睛满是委屈:“你才不想我,你要是想我早就联系我了,怎么会让我等那么久?”

    顾北幽揉了揉车艾钱的头发,笑道:“艾钱,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就是太想你了才不敢联系你的,不管是通话还是短信都没有办法真切地向你传递我对你的感情,我只想见你,当着你的面,跟你道歉,给你解释,让你亲眼看着真实的我,亲身感受我真实的情感。”

    车艾钱眨眨眼,她倒不知顾北幽竟是如此深情的人,这话不会是从哪个网页上抄来的吧?也太不符合顾北幽的风格了。

    “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啊?别以为你说好话我就会原谅你,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失了踪迹,这一点你怎么也补偿不了我了!”车艾钱闷声抱怨着。

    顾北幽失踪那几天算得上是车艾钱最痛苦最无助的几天,生死不明的手术,莫名其妙的激素波动,毫无尽头的消极情绪,一想到那几天的生活,车艾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极度昏暗,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什么都不知道。

    顾北幽的心也是咯噔一下,他怎会不知车艾钱的难过和痛苦,只是那时候的他还在昏迷当中,醒了以后又局势不明,他实在是不愿拖累车艾钱。

    “艾钱,对不起……”

    千言万语积在心头,最终只化作这三个字,除了对不起,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像说什么都是在推卸责任,说什么都弥补不了给艾钱带来的伤害。

    “对不起”三个字很简单也很普通,就连小孩子都会说,但当顾北幽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车艾钱却被震惊了,不是震惊于顾北幽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而是顾北幽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太过低三下四,似乎不是在简简单单地道歉,而是在乞求,充满绝望的乞求。

    感受着颈间传来的温度,车艾钱不确定地、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顾北幽,你哭了么?”

    顾北幽轻轻哈出一口热情,低笑道:“没有,我没有哭。”

    车艾钱睫毛微颤,她分明感觉到顾北幽身体轻微的颤抖和颈间热的温度,难道她方才的话伤害到他,让他难过了?

    “北幽,你,你别难过,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虽然怪过你,但那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我现在已经不怪你了,真的,我一点都不怪你了,你别难过了……”

    一想到一向骄傲的顾北幽也有偷偷抹泪的一天车艾钱顿时感到心慌慌,说话也不利索了,生怕说错什么刺激到他。

    顾北幽深吸一口气,从车艾钱颈间缓缓抬头,柔情似水地望着车艾钱,安抚道:“艾钱,我没事。”

    车艾钱仔细观察顾北幽的脸上并无泪痕这才放心下来,可心中却愤愤不平,娇嗔道:“好啊你,又骗我,欺骗我的感情,我再也不理你了!”

    顾北幽微微低头,望进车艾钱的眼睛里,真挚问道:“可是艾钱,你刚才说你一点都不怪我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有说过么?我不记得了!”车艾钱努嘴仰天,不愿和顾北幽对视。

    顾北幽唇角微勾,笑道:“我可什么都听到了,你不认账也不行了。”

    “哼!你都没有跟我解释清楚到底为什么爽约?又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消息?还有为什么和夏打了起来,甚至还闹到了警署?顾北幽,你真的是……就连进了警署也不肯给我打个电话,我真的不懂,到底为什么啊?”

    越说越生气,车艾钱不住的喘着粗气,眼里满是不解和埋怨。

    顾北幽连忙安抚车艾钱:“好,你别激动,我都告诉你,你想从哪开始听?你想听什么我都会说的。”

    车艾钱盯着顾北幽好半晌,确定顾北幽是真心实意的,这才压下心中的怒气,却没有提出问题,而是道:“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马上就到门禁了,我得回去了。”

    说着,车艾钱就要从顾北幽怀里挣脱出来,顾北幽却皱了眉头,可怜兮兮地看着车艾钱问道:“你回去了,我怎么办啊?”

    “当然是回酒店啊……”车艾钱理所应当地说着,但见顾北幽的表情心里升上一种不好的预感,“你不会没有提前预定酒店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