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只见顾北幽点点头,神情更加委屈了:“我只想着早点见你,第一时间定了来这里的机票,哪有时间预定酒店啊?其实,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艾钱,你不会丢下我不管吧?”

    “你……”车艾钱一时语塞,她看看手机,时间算不得太晚,现在找的话应该还能找到一两个合适的酒店。

    顾北幽见车艾钱正要点进预定酒店的app中,赶忙抓住了车艾钱的小手,委屈道:“艾钱,你舍得让我自己一个人去住酒店吗?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走丢了怎么办?艾钱,你真的放心嘛?”

    车艾钱被顾北幽突如其来的撒娇吓得浑身一抖,手指一偏没有点到该点的app上,她看着顾北幽,无奈:“那你想怎么样呢?”

    “不如,你陪我一起?”

    车艾钱皱着眉头,上下打量这揣着别样心思的顾北幽,毅然决然的拒绝了顾北幽的请求:“明天我还有课,出去住太麻烦了,你还是明天再来找我吧。”

    “不行!”顾北幽有些急了,这么久没见,他怎么舍得就这么和车艾钱分开,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说什么也不能放手,“你还没跟我解释你和那个男的是什么关系呢!他叫你noney,你们两个又举动亲昵,你现在还撵我走,你不跟我说清楚我今晚就睡不着了!艾钱,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你真的忍心么?”

    “你……”怎么还恶人先告状呢?

    后半句车艾钱没说出口,因为顾北幽的样子确实非常疲惫,看得出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说不心疼是假的,车艾钱无可奈何地看着顾北幽可怜巴巴的表情,一时心软,解释道:“他只是我的同学,我们才认识半个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可是……”顾北幽因着车艾钱的解释心中欢呼雀跃,但表面上依然维持着那副难过又纠结的神情,车艾钱看着顾北幽眼里数不清的红血丝终究还是松了口,提议道:“要不……跟我回宿舍吧,我的房间应该可以住下两个人。”

    顾北幽眼睛一亮,他本只是想让车艾钱陪他一起去住酒店,没想到车艾钱竟直接邀请他去她的房间,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赖在艾钱的房间里不走了呢?

    车艾钱不知道顾北幽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想让顾北幽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或许都没那么重要了。

    “那我们走吧。”顾北幽拉起车艾钱的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软的唇触到指甲,车艾钱如触了电一般浑身一酥,赶紧别开目光,不敢注视顾北幽那双温柔的双眼,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车艾钱的房间。

    帕博立宿舍的房间独立性很好,安全性也高,相应的自由度便多了很多,没有男女宿舍之分,更不会过分限制学生们的自由,一般来说,若想带外人入住只需得到室友的同意并在一楼管理处签一份安全协议便可以入住,车艾钱没有室友,住的又是最大的房间,只是住进一个外人,并不是什么麻烦事。

    走进房间,车艾钱将灯打开,顾北幽环视着整座房间,这里每一个地方都有车艾钱的痕迹,每一片空气中都有车艾钱的气息,顾北幽心中没由来的激荡,想将车艾钱拉入怀中好好亲热亲热。

    车艾钱脱大衣,兴高采烈地拉着顾北幽往卫生间走去,神秘兮兮地道:“带你去看一个好东西!”

    顾北幽心跳加速,早已心猿意马,笑容止不住往脸上飞,他想:“艾钱她这是想和我共浴么?”

    只见车艾钱拉开卫生间的门,指着角落里金灿灿的马桶,兴冲冲地对顾北幽说道:“看,这是不是你见过的最豪华的马桶?”

    顾北幽的脸抽了抽,车艾钱说的没错,这可能确实是他见过的最豪华最夸张的马桶,但是……

    “你让我看的好东西就是这个?”

    “是啊,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觉得这儿的设计师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习惯了之后就觉得设计师是真的会享受,这马桶简直和龙椅一样,每天都给人一种上早朝的感觉,让人自信爆棚!”车艾钱眉飞色舞的描述道。

    “……”

    顾北幽不知该作何反应,他摸了摸自家未婚妻的脑袋,原本升起的旖旎之心散去大半,但这并不消减他对车艾钱的爱意,人嘛,谁还没点小癖好呢?豪华的马桶而已,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北幽,你先冲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吧,我看你目无光彩,再不休息的话,灵魂都要出窍了……”车艾钱关切道。

    “好。”

    顾北幽点点头没有推辞,也没有向车艾钱提出什么过分请求,他确实很累了,在外面的时候还有寒风冷冽,现在待在温暖的房间里,困意阵阵袭来,顾北幽确实有些坚持不住了,为了早点来见车艾钱,他几乎透支了自己所有的体力和情绪值,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其余的事,都等睡醒了再说吧。

    车艾钱离开卫生间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今天回来的晚,本来买好了饭准备和linda一起吃,没想到被夏一通电话叫走,饭还没吃就落在了linda的房间里。

    这个时间linda已经睡了吧,就算没睡能吃的东西肯定也不剩多少了。

    算了,不作他想,车艾钱径自走向厨房,这个时间来一碗容易消化又热乎乎的粥是最好不过的了!

    顾北幽洗完澡时,车艾钱正在厨房忙里忙外,他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倚着墙角看着车艾钱的一举一动,这样简单却温馨的场景是顾北幽最为怀念和珍惜的,看到这一幕,之前所有的奔波和疲惫似乎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甜到心窝里的温柔。

    “你洗好啦,我正在煮粥,你要来一碗吗?”车艾钱抬头看到顾北幽的身影嫣然一笑。

    车艾钱的笑容让顾北幽怔了怔,他的女孩儿为什么总是这么温柔啊,顾北幽鼻子一酸,努力忍住心中的波澜,淡淡笑道:“好啊,那你辛苦你了。”

    “你进屋里等着吧,你站在那里盯着我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了,赶紧走,赶紧走。”车艾钱红着脸说道。

    顾北幽低笑,伸手擦了擦车艾钱的脸袋儿,没再让车艾钱觉得尴尬,道了声“好”,便转身向客厅里的沙发走去。

    忙活了十多分钟,车艾钱终于把粥煮好,盛出两碗后,唤了一声:“北幽,粥煮好了,过来吃吧。”

    没有回应。

    车艾钱拿掉围裙,绕到沙发后面,正要吓一吓没有反应的顾北幽却发现他呼吸深而平稳,再一看,他竟半倚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北幽他是真的很累很累了吧……

    车艾钱蹲在顾北幽身前,静静地看着顾北幽的睡颜,手指轻抚过那俊秀的眉峰,高挺的鼻梁,再往下是好看的唇形。

    这人长得真好看啊,好事坏事都被他一人做尽,却依然让人怨不起来。

    顾北幽,你真是我命中的劫。

    车艾钱轻叹一口,起身,独自喝了碗稀粥,而后在顾北幽身上打了个毯子,走进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次日,车艾钱早早起来,却发现顾北幽还在睡着,身上裹着昨晚盖上的毯子,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下。车艾钱试着叫了叫他,发现根本无济于事,便放弃了叫醒他的念头,直接上课去了。

    linda在见到车艾钱的第一时间便凑了上来,揶揄道:“noney,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未婚夫呢?久别重逢,你们晚上,都做什么了呀?”

    车艾钱白了linda一眼:“睡觉呗,晚上还能干什么?”

    哦吼吼,睡觉哦!linda更兴奋了:“是那种睡觉嘛?”

    车艾钱听出linda想套她话,没好气地说道:“是打呼噜的那种睡觉,他现在还在我宿舍的地板上呢。”

    “咦?好不容易见面你就让他谁在地板上啊?也太不贴心了吧,你就不怕你未婚夫生气记仇不要你了吗?”

    车艾钱掐住linda的鼻子,嗔道:“小孩子家家,脑子里一天都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连男朋友都没有,干嘛这么关心别人的男朋友!”

    “诶诶诶,疼!”linda好不容易才从车艾钱的魔爪下拯救了自己的鼻子,她擦着通红的鼻间,气哄哄地瞥了车艾钱一眼,低声抱怨,“还不是你,从没跟我提过有什么男朋友,突然冒出来个未婚夫我怎么可能不好奇嘛!我看你就是没把我当朋友,什么都不跟我说……”

    车艾钱瞥了一眼嘟嘟囔囔的linda,蹙眉道:“嘀咕什么呢?你不是说脸受伤了不能出门么?今天怎么来上课了?”

    “还不是因为你!我关心你,担心你,不惜冒着脸袋儿被狂风洗礼的风险来看你了吗?”linda说得声泪俱下。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noney,你就别嘴硬,是人都看得出来你和你那个未婚夫之间有问题,你们到底什么情况啊?他不会是背着你跟别的女人乱搞被你发现,又不想失去你,想要求得你的原谅,所以才追过来的吧?怪不得你从来没提过他,我可怜的noney,一定是受了很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