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嗯,我很高兴,你能来找我,虽然晚了点,但我们赶上了皑皑白雪,等到明年,我们就可以一起看春夏鲜花盛开和秋天枯黄的树叶片片飘落了。”

    顾北幽心理顿时涌上一股酸涩,忽然停住了脚步,车艾钱回过头来,看着止步不前的顾北幽关切问道:“北幽,你怎么不走了?”

    “艾钱,你怎么不问我那么多天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呢?”

    车艾钱怔了怔,随即眼里荡出一片笑意:“我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时候问你嘛。”

    顾北幽也弯了弯嘴角,眼中却不是笑意,而是满满的心疼:“艾钱,你可以和我大哭大闹,也可以逼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跟你解释,可你非但不催我,还对我处处关心,你这是在折磨我啊。”

    车艾钱目光微闪,她缓步走到顾北幽面前,掏出藏在大衣兜里的手,插进顾北幽兜里,握紧他那冰凉的手指,叹道:

    “北幽,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期间也发生过太多的事,我哭过了,不高兴的情绪也发泄了,剩下的只有对你的爱和思念。

    去到d国之前,我确实恨过你,怨过你,想在你面前大哭大闹,想逼着你听你说你没有对不起我,可那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同一个我了,那时候的我是卑微的、懦弱的,我不相信你爱我,所以一直在寻找能够你爱我、或者不爱我的蛛丝马迹,可在我们经历过生死,互相坦诚地诉说过自己的心情之后,我怎么会不懂你对我的感情呢?

    北幽,我爱你,我也相信,你爱我,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执着于你的解释呢?相反,我是担心你的,我知道那些日子里你一定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甚至于威胁到了你的或者我的性命,所以你没有办法联系我……

    所以我说,你能来找我我真的很高兴,也很庆幸,你愿意想我揭开自己的伤疤,我就愿意为你上药,若果你不愿意,我就陪你等着它长好,我和你之间,从来不存在什么芥蒂。

    北幽,你明白么?”

    “艾钱……”

    顾北幽一把将车艾钱拥入怀中,他的心中无比炙热,亦无比感动,他知道他的艾钱肯定受过了很多折磨,那么多没有准确音讯的夜晚,车艾钱都必须独自一人舔舐着自己的软弱而过,是怎样的痛苦才能让她变得这么坚强?

    艾钱啊,我的艾钱……

    “北幽,谢谢你回来。”

    “艾钱,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了,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竭尽全力守在你的身边,无论是谁,都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顾北幽沙哑着声音,一字一顿,郑重宣道。

    车艾钱趴在顾北幽胸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重重地点点头:“我信你。”

    顾北幽拍了拍车艾钱的小脑袋,缓缓开口,将自己这些日子经历的一切娓娓道来。

    提到身受重伤,只说昏迷数日后被陆桐所救;提到被陆桐欺骗耍弄,也只说局势紧张、自由被限;提到联络查理和陆家与杰明之间的战争,顾北幽却是口若悬河,将战况描述的精彩纷呈,听得车艾钱咯咯直笑,还要时不时夸上一句:“我家顾总真是厉害!”

    顾北幽对于车艾钱的夸赞很是受用,和车艾钱解释清楚误会之后,他心里的疙瘩才算真正放下,经过这一次的曲折,两人之间的感情更深更浓了许多,对于彼此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了,或许真如他们二人所言,已经达到了密不可分的程度。

    那天之后,顾北幽便一直陪伴在车艾钱身边,两人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准备比赛的事宜,倒像是弥补了学生时代不曾认识的遗憾,两个年近三十的大龄青年,过起了十八九岁小孩儿初恋时的生活,始终甜甜蜜蜜,让一旁的linda酸到牙痛。

    距离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案例的完善也进入了尾声,在三人共同的努力之下,他们用最好的状态和最专业的水平向大赛评委和观众展示了自己精心准备的案例内容,如车艾钱所言,他们的案例最主要的特点便是真诚。

    在舞台之上,三人倾情讲述者他们的案例,到了最后,车艾钱慷慨陈词:

    “如大家所见,商家在大众面前展现的是自己的赤子之心,他们的公关虽然看上去比较粗糙,却是能表达他们的真诚最好的方式,这种方式虽然在当时受到了很大的争议,甚至将商家推入了更危险的地带,没有绝处逢生,也没有力挽狂澜,但他们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初心,即便面临的有可能会是失败。

    群众的眼光终究是雪亮的,多年以后,该商家被正式正名,以前看起来粗糙的公关在大众眼中却变得细腻,曾经的失败变成了走向成功之路上最大的垫脚石,我们常说公关人要真诚,要有长远的眼光,这样的例子正是诠释了所有公关人的信仰。

    我们愿将真诚进行到底。”

    语毕,台下掌声雷动。

    台上,车艾钱运筹帷幄,自信满满,下了台后却一下子瘫在顾北幽怀里,狠狠抓着顾北幽的双手不放,哭诉道:“北幽,我好紧张啊,我觉得我的牙齿都打颤了,我有没有说错什么啊?我是不是落词了啊。”

    “没有,你表现得很好,非常好,我的艾钱最棒了!”顾北幽抱着车艾钱一下一下地安慰,车艾钱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自己的队友。

    总是风风火火的linda靠在墙角,因为说错了一个单词反复自责,夏也无措地站在那里,仿佛经历大战过后,失去了生活的目标一样迷茫,车艾钱在顾北幽的安抚下渐渐找回了自我,对着魂不守舍地两人说道:“linda,夏,等比赛结果公布,我请你们去吃大餐,咱们夜不归宿,不醉不停怎么样?”

    “我,我海鲜过敏……”linda抬起头,眼中迷蒙微散,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不能喝酒。”夏也望过来,嘴里说着不能喝酒,脸上却写满了期待。

    “那就这么定了!”车艾钱顿时拍板决定。

    所有组别竞讲结束,名次也很快宣布下来,车艾钱一队以其真诚打动评委,荣获第三名,这对于刚上一年级的学生来讲简直是奇迹一般的名次,车艾钱本觉得能拿个纪念奖就可以了,没想到一举夺得探花席位,真是惊喜至极!

    比赛结束后,车艾钱欢呼雀跃,linda和夏也渐渐恢复状态,四人找了家酒吧,决定今晚不醉不归。

    “恭喜你们取得成绩,这一杯,我敬你们。”顾北幽率先起身,端着酒和车艾钱三人碰了碰,一饮而尽。

    “姐夫好酒量!”linda赞道,同样一饮而尽。

    自打顾北幽和车艾钱天天在linda面前秀恩爱,linda也就习惯了,慢慢接受了车艾钱有个腻得不像话的男朋友这个设定,何况,顾北幽在这次比赛中帮了他们很多,linda对他一再改观,终于不再不友好的称他为“money的未婚夫”,而是直接叫“姐夫”。

    “这一杯,敬你,多谢你照顾我们家艾钱。”顾北幽冲着linda敬了一杯。

    “应该的。”linda也不含糊,豪爽地又喝一杯。

    “第三杯,敬你。”顾北幽转向夏,面上有些不好意思,“之前是我误会了你,我一直都很抱歉,你能不计前嫌,我很感激。”

    “没事!”夏方才喝了一杯,脸颊上很快染上一抹绯红,眼神飘忽着冲着顾北幽竖起大拇指,赞道:“姐夫好酒量!”。

    “这怎么刚喝就醉了?还是不是个男人啊!”linda听夏随着自己叫了声“姐夫”不由得瞥了一眼,看着夏醉醺醺的样子,眼里满是嫌弃。

    夏猛地摇头,笑嘻嘻地仰着脖子,含糊不清地道了声“没有,我才没醉呢!”说完,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linda戳了夏两下,一点反应都没有,linda哈哈大笑,嘲道:“这是一杯倒啊!真该把他刚才的样子录下来,这事我能笑他一辈子!”

    “让你对着他过一辈子,你乐意啊?”车艾钱戏谑道。

    “别,我可不愿意,你别拿我开玩笑!”linda连连摆手,向着远离夏的方向挪了一屁股,第一时间撇清关系。

    车艾钱低笑:“我看你也就欺负他那点能耐了。”

    “谁让他蠢呢!”linda大手一挥,又往杯子里倒满了酒,对顾车两人说道:“来,我们继续喝。”

    “等一下……”顾北幽忽然出声,linda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只见他缓缓坐到车艾钱身边,慢慢举起酒杯,轻轻和车艾钱的酒杯碰了碰,温柔似水地看着车艾钱,笑道:“第三杯,我敬你,我的未婚妻,谢谢你让我看到了什么是星光璀璨,有了你,所有的风景都变得黯然无色,你能陪再我的身边,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