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也是。”车艾钱满眼幸福,同顾北幽喝了个交杯。

    “呕!”对面的linda瞬间做出干呕的姿势,“这里这么多菜你们还喂人吃狗粮,太不人道了吧!我突然觉得夏太坏了,把自己灌倒,就剩我一个人受你们俩的荼毒!”

    说着,linda气哄哄地试图把夏从美梦中拽出来,车艾钱笑吟吟地看着她闹,顾北幽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和车艾钱打了声招呼,起身转弯,按下了接听键。

    “顾总,是我。”电话那边赵承的声音似乎有些低落。

    “怎么回事?换号了?”顾北幽微微蹙眉,手机上显示的是他从没见过的号码,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顾总,我长话短说,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处理不了,您最好近期内回国一趟。”

    “怎么回事?”

    “是陈家,白鲸底下的很多商铺都受到了陈家的骚扰,我怀疑和陈成有关。”赵承说道。

    顾北幽有些不耐烦:“陈成那个杂碎的事也得我亲自回去么?”

    “不,不是,还有……”赵承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

    赵承深深叹了口气,语气里有些哀伤:“车小姐母亲病危,情况不大好,医生要下病危,可车工间和车小姐的妹妹车眠眠都联系不上,我……”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别声张,我会抓紧时间回去处理的。”顾北幽压低声音,仔细叮嘱道。

    “好的,顾总。”

    挂了电话,顾北幽理了理自己的情绪,扬起一个标准式笑容回到饭桌,车艾钱正和linda打闹,见顾北幽回来随口问道:“怎么了?是工作上的事嘛?”

    顾北幽笑着点了点头,安抚道:“没什么大事,我让赵承去解决了,我们继续。”

    车艾钱不疑有他,再次举起酒杯同linda相碰,推杯换盏间,一顿饭吃得十分尽兴。

    饭后,车艾钱和顾北幽去过二人世界,送夏回家的任务就落在了linda身上,车艾钱看着linda艰辛地拖着夏离开的背影,忍不住低笑:“北幽,你看linda和夏这个组合是不是很有意思?一个风风火火、一个极度温吞,可凑在一起不仅不让人觉得违和,反而意外的和谐呢。”

    顾北幽摸摸车艾钱的小脑袋轻轻“嗯”了一声,linda和夏之间不同点确实很多,linda看不惯夏的沉闷,夏却对linda灿烂的生活充满了好奇,这两个人确实很有意思。

    linda背影消失在视线当中,车艾钱转回脑袋看着自家未婚夫,摆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开口问道:“说吧,出了什么事?”

    “嗯?”

    “别跟我装傻了,自打接了电话你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肯定是出了什么棘手的问题吧?是d国那边的情况不太明朗嘛?”车艾钱凑到顾北幽身边关切问道。

    顾北幽摇摇头,他早知道有些事可能会瞒不住车艾钱,但能瞒一会儿是一会儿吧,于是避重就轻地说道:“d国那边的问题已经跟我没什么太大关系了,是苍北,白鲸出了点情况。”

    “白鲸?白鲸不是有顾伯父嘛?怎么会出问题?”车艾钱惊讶,白鲸在苍北市从来都是个传奇,怎么会突然出事?看顾北幽的神情如此凝重,怕不会是什么小事吧。

    顾北幽轻叹一口,回道:“还记得d国时候绑架你的那群人吗?他们是苍北市陈家的人,和你分别之后,我和d国一位富商达成了协议,也就是后来帮助我们的查理,他应允我会帮我拔出陈家在d国的爪牙,虽然最后没有完全剔除,却触痛了陈家的利益,他们不甘心,又抓不到我,只能拿白鲸下手了。”

    “陈家?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连顾家在苍北市的势力都控制不了他们么?”

    当然能,陈家说到底不过是个做事情无所顾忌的蟑螂罢了,虽然讨人厌,但对顾家来说并无太大威胁,但现在的形式若不把问题说得重些,怕是会把车艾钱的注意力引到别的地方去吧……

    车母病危这件事,还得他亲自回去确定一番才能决定到底要不要告诉车艾钱,以及用什么样的方式告诉车艾钱。

    “陈家的路数和我们不太一样,他们大多是一些不择手段的亡命之徒,没有原则的人对付起来还是挺麻烦的。”

    顾北幽蹙着眉头,脸上写满了为难,车艾钱有些心疼,伸出手指轻轻抚过顾北幽的额间,试图将褶皱抚平,顾北幽扬了扬唇,安抚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车艾钱笑:“我当然不担心,我家北幽那么厉害,小小的陈家算什么,我只是心疼,我家北幽竟是个劳碌命,从苍北市到d国再到苍北市,几乎没有一天是清闲的,要不咱们不干了吧,管他白鲸黑鲸的,咱们不要了,以后我养你,怎么样?”

    “你呀!”顾北幽被“我家北幽”四个字苏得龙心大悦,弹了弹车艾钱的鼻间,宠溺道,“你还真是翅膀硬了,什么话都敢说,白鲸是专门为我母亲成立的,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再说了,白鲸底下数万人等着吃饭呢,我撒手不干,他们等着喝西北风嘛?”

    提到顾北幽的母亲,车艾钱忽然想起海豚岛上那个慈爱的妇人,眼珠转了转,小心试探道:“北幽,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母亲还在世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嗯?”顾北幽目光颤了颤,心底似乎有些触动,他深情地望着车艾钱,柔声道,“我大概会第一时间带你去见她吧,她一定会喜欢你的,你也一定会和她相处的很好。”

    嗯,她确实挺喜欢车艾钱的,而车艾钱也确实和她相处的很好,不过……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家里……算了,不说了,还是说陈家的事吧,既然问题棘手,你是不是要回国啦?”

    车艾钱说到最后还是转变了话题,毕竟是顾北幽心里最深的一根刺,她不想有一丝一毫地风险伤害到他,让他觉得不舒服。

    顾北幽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明天就回苍北市,有些事还是早处理掉比较好。”

    “嗯,我明白,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车艾钱向着顾北幽摆了个加油的手势,顾北幽失笑:“小傻瓜,你未婚夫可是要暂时离开你了,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难过啊?”

    “难过什么?又不是见不到了,不过你这次可要保持通信正常啊,我不怕见不到你,我怕的,是突然失去你。”

    顾北幽心里微痛,将车艾钱捞入怀中,按在胸口上,叹道:“放心,我不会再让你找不到我了。”

    顾北幽回国那天,车艾钱去机场相送,顾北幽看着车艾钱始终保持笑盈盈的脸有些不舍,亦有些担忧,车艾钱捧着顾北幽的大手放在胸口,对着顾北幽一字一顿地道:“北幽,别担心,暂时见不到而已,我不会跟别人跑了的!”

    顾北幽轻笑:“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跟别人跑了,我就把你的腿打折,关在屋子里,哪儿也不让你去。”

    “咦,北幽,你好暴力啊!”车艾钱摸摸鼻子,装作害怕的样子。

    顾北幽呵呵一笑,将车艾钱拥入怀中,声音带着沙哑:“艾钱,我舍不得你,我现在就想你了怎么办?”

    车艾钱亦有些动容,好不容易再次重逢,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分别了,她可以一直装作善解人意的样子笑着,但心里还是舍不得的。

    但这么消极可不是她车艾钱的风格,车艾钱从顾北幽怀里钻出来,冲着他伸了个小指,热血道:“既然造化弄人,就让我们开始一场浪漫又温馨的异地恋吧!顾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顾北幽笑着勾住车艾钱的手指,郑重:“我准备好了。”

    两指相握,两心相缠,顾北幽和车艾钱相视一笑将对方再次拥入怀中。

    “北幽,等我回去,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好,我等你。”

    你等了我太久,这次换我等你,我会为你扫平一切危险,替你趟过所有艰难,只为等你回来。

    三年,顾北幽用了三年时间联合位磊彻底清除了陈家在苍北市的势力,只剩两三个不成气候的分支逃到了异国他乡苟延残喘,陈家家主被逮捕时始终低着头,不愿让媒体拍到一丝一毫,而陈成却一直盯着站在一旁的顾北幽,双目赤红,眼里全是恨意。

    顾北幽一直不太理解,陈成为什么这么恨他,甚至不惜搭上陈家的一切也要将他置于死地,但不管原因为何,都已成了过往云烟,三年的时间,他已经厌倦了,不想再陪他玩了,与其继续让他像个跳蚤一样在身边蹦来蹦去,不如一掌拍死,让他再无出头之日。

    “北幽,这次立了大功,我请客,你可得赏脸啊!”位磊路过顾北幽时拍了拍顾北幽的肩膀,大笑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