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不要喊沈济下来说一声?”宋雨晴问道。

    曹沫摇了摇头,他也早就怀疑董成鹏居心不良,但现在捅破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好处。

    董成鹏跟随丁肇强二十年,丁家倘若有什么屁股不干净的事,董成鹏是一清二——董成鹏跟丁肇强的关系,不是外人随随便便就能破坏的。

    他们所处的是主张个人独立权益的现代文明社会,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封建王朝。

    董成鹏是跟韩少荣有利益瓜葛不假,就算也能证实董成鹏确有帮韩少荣对付他们这边,但他只要没有损及丁肇强及东盛的利益,都称不上是对丁肇强的背叛。

    这事捅开来,丁肇强也许会毫不在意,也许即便在意但也会藏肚子里、面不改色,但他们跟东盛的关系要怎么处理?

    一个是情不投、意不合、勉勉强强的合作者,一是跟随二十年打拼天下、手里可能还拽着丁家小尾巴的老伙伴,他们真要捅破这件事,迫使丁肇强做选择,丁肇强会做什么选择,这还需要问吗?

    结果显而易见,他这时候不跟沈济说,也是不想沈济在中间两头难做人。

    曹沫想沈济能置身事外,许欣站在那里,心里却觉得不寒而栗。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时看上去平易近人、风度翩翩的董成鹏会有这样的阴险算计。

    董成鹏帮韩少荣对付的是曹沫,但她也被直接卷入其中了啊。

    郭建倘若受到挑唆、刺激,真要做什么过激举动来,她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甚至她的处境,比曹沫更危险。

    曹沫身后还有那么多贴身保镖跟随着呢,她现在不跟父母住,一个人住单身公寓里,一旦遇到危险,能挣扎、反抗什么?

    许欣不至于被吓得手足无措,但心情也很是糟糕。

    她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女人,甚至她觉得自己内心还是个女孩子,只想勤勤勉勉干好眼下这份看上去还算光鲜亮丽的工作,在新海这座繁华现代的都市里过好自己的人生,或许在未来还能遇到欣赏她以及她也能欣赏的那个人。

    她现在申请调换岗位,董成鹏会不会意识到他的算计暴露,从而更处处针对她、刁难她?

    倘若如此,她就根本无法再在东盛内部立足。

    放弃眼前的工作,另找一份工作从头开始?

    “董成鹏什么心思,我们清楚,不去理会就好,”曹沫决定还是先将董成鹏的事搁一旁,跟许欣说道,“陆彦跟我小叔的事,我也知道了,暂时也只能由着他们去,许欣你回去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工作上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许欣看了曹沫一眼,是啊,现在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最好,但她心里又多少禁不住有些幽怨,整件事她都不知道内情就算了,现在她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

    这段时间,她代表东盛兼任科奈罗食品以及天悦工业的董事,有几次事情她联系曹沫,曹沫都直接推给宋雨晴或者陈锋、徐滨他们接手处理,她之前也没有多想什么,现在才知道曹沫压根就是有意回避跟她多接触。

    董成鹏对曹沫用美人计,曹沫不上当,但有考虑过美人计里的“美人”会怎么想吗?

    “好吧,那我先回项目部了,不打扰你们了。”许欣轻轻吁了一口气,拿起包跟手机就先告辞离开。

    看许欣踩着高跟鞋下楼去,周晗探头看了一眼,瞥眼看向曹沫说道:“我看许欣有点不情不愿的呢,你就没想着将计就计?”

    曹沫没有理会周晗,走到门口试了试门把手跟门锁。

    “怎么了,门有什么问题?”周晗问道。

    鹏华度假酒店开业有几年了,虽说高档,但这种远离市区、建于江边,生意很普通,平时高尔夫球场也没有几个客人,倘若没有精心的维护,加上环境潮湿,门锁电子芯片是容易出问题,他都住了两个晚上,都没有察觉。

    “没什么,就感觉这门锁有问题。”曹沫说道。

    “你们做坏事,被撞到了?”周晗笑着问。

    “你胡说什么,你脑子怎么整天想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宋雨晴脸发烫的啐骂道,岔开话题问曹沫,“你小叔那边的事情,你要怎么处理?还是说任由他们在背后搞事,等哪天麻烦上门再处理?”

    “照我说,我们直接去找这家厂商,将这批光伏发电站组件吃下来,看你小叔傻不傻眼!”周晗很直接的说道。

    陆彦出面替曹沫小叔家解决问题,无非就几个途径。

    通过各种关系,向厂商施压,直接解除协议拿回定金,生产出来的产品由厂商通过自己的销售渠道去解决处理;相对折中一点的办法,就说服厂商同意延长履约时限,给曹沫他小叔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下游买家;还有一个就是陆家直接帮忙找到新的买家,接手这批产品就是了。

    要是后者,他们也无话可说,毕竟这算是正常履约,他们很难强行插手进去;要是前两者,他们插手进去,这家厂商为什么要将能合情合法吃下嘴的肥肉(定金)吐出来?

    他们拿下这批光伏组件,也不是不能消化。

    非洲普通的缺电地区,根本就没有能力承受光伏发电的高昂成本。

    光伏发电主要还是前期建设以及设备投入太高,一座年发电量为二三百万度电的兆瓦级光伏电站,当前设备采购加基建安装等等在内,成本可能高到六七百万美元。

    就单位发电量的建设成本而言,光伏电站差不多要比科奈罗能源在隆塔建造中小水电站群高出八九倍去。

    问题在于德雷克目前电力供应还很成问题,曹沫之前不得不在乌桑河上游,同时投资修建一座小型水电站,但也不能彻底的缓解供电紧缺的矛盾,短时间内也没有建造火力发电厂的条件。

    德雷克地区有着明显的雨季跟旱季区分,到旱季正值各大矿场作为最忙碌的时节,乌桑河水电站建成后,旱季发电量却会因为缺水而锐减。

    乌桑河铜金矿那么高的投入,建造一座光伏电站,即便成本再高,只要能进一步缓解用电紧缺的矛盾,都是值得的。

    “算了,我都说过各自安好,我不会搭理他们,也没有必要刻意去坏他们的事——我没有这个闲工夫,你也别尽出馊主意……”曹沫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先找人了解一下情况!”周晗不放弃的说道。

    “了解情况也行,但你不要给我去搞事。”曹沫知道周晗的性格,叮嘱她不要随便惹事生非。

    在国内,他跟韩少荣想斗个你死我活都难。

    又不是演黑帮电影可以打打杀杀,韩少荣经历这波牛市,少说七八百亿的身家,他那边不犯什么致命的错误,哪里说想扳倒就扳倒的?

    就算是陆家,缓过劲来,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眼前最主要的,还是先确保乌桑河铜金矿能顺利建设下去,先确保自身足够强大起来。

    …………

    …………

    曹沫没有想着在崇海惹事生非,与沈济还专门驱车赶往经济欠发达、宋雨晴她妈妈的老家建湖等地兜了三天,才返回新海。

    东盛跟东江证券的工作效率非常高,曹沫回到新海,葛军那边就很快就将为东盛地产发行的信托基金草案拟了出来。

    信托基金的规模、时限、劣后级与优先级的资金安排及权益分配方案,东盛地产的拟抵押资资产、风险评估以及拆借利息等等。

    曹沫拿一笔资金投劣后,主要也是还东盛一个人情,只要确保没什么大的问题,至于收益率高一个点还是低两个点,他都不会斤斤计较。

    事实上这次也为天悦在国内的闲置资金,提供一个新的投资思路。

    在新海金业支付交易款项之后,天悦投资的账户上就沉淀五个多亿的闲散资金;而科奈罗食品以及天悦工业账户上还各沉淀上亿的资金。

    而是科奈罗食品还是曹沫在国内与非洲之间的资金平衡池,他可以将非洲的闲散资金以应付账款的形式,存在科奈罗食品在国内的账户里。

    这么多的资金,短时间没有特别想进入的长期投资渠道,又想保证一定时间内的资金流动性,又要想额外获得一定的衍生收益,参与短期的信托基金产品投资,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虽说国内金融市场有很多的内幕、关联交易,但还是得益于经济快速发展所带的好处,信托基金违约率很低,算是相当高的投资品种。

    而这么一来,天悦投资作为国内母公司,才有一项可以经常性开展的业务可以去做。

    所以回到新海,曹沫第一件事就是在天悦投资旗下设立投资事业部,分设业务、风控等业务组,由宋雨晴具体负责,也算是让宋雨晴的专业技能在国内也有发挥的余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