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记忆的空缺,对他……岂不是太折磨了吗……
    辗转反侧时会努力的去回忆我吗,午夜梦回时,会有失落的时候吗,没有面孔,没有名字,会不会觉得,自己只是大梦一场……
    “不过,都过去了。”李怼怼轻描淡写的说着,还是维持着他的高傲。
    但我却心尖有些灼热的发疼。
    我好心疼你啊,李怼怼。
    ☆、第八十五章 正文完
    和已近百年身的铃铃聊天感觉非常的奇妙。
    对我来说不过几天前的事情, 对他们来说已是上个世纪的古老记忆。
    我很好奇在我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或许也是时间不太希望我记清楚那个年代的事情, 所以现在我回忆起来, 过去铃铃的面孔已经模糊,但我还清楚的记得铃铃说要杀了她爹时,那带着噬骨深仇的情绪, 仿佛恨不能将其抽筋剥皮。
    而现在,当铃铃再提起当年时, 不过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林子书杀了他,后来我也渐渐将那些事放下了。”
    时间或许不想让人记得的事情, 会有很多, 但有时候, 不得不感谢“遗忘”, 让大家变成了对自己和这个世界都更友善的人。
    我和铃铃坐在沙发上聊天, 李怼怼他不怎么爱闲聊,但也没有离开。
    他拎了个椅子过来,翘腿坐在旁边。平时嘴贱得让人心烦的黑狗今天也很懂事, 出奇的乖, 它跳到李怼怼腿上,将身体一蜷,就老实闭眼歇着了,任由李怼怼时不时懒懒的摸一下它的毛, 宛如一条小狗。
    有一瞬间的恍惚,时间好像发生了偏差。
    今天仿佛不是2018年的某一天,而是在上个世纪, 那山坳别墅里的一个午后。
    在铃铃她的家里,我,李怼怼,铃铃还有那只被救回来的小黑狗,聚在餐桌边闲聊。
    原来,回到过去并不是真的要时间回到过去。
    但现在也到底不是过去了,铃铃与我闲聊两小时,她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离开前,她让李怼怼将法器戒指拿出来,李怼怼对铃铃没有防备,他将戒指递给她。
    铃铃接过戒指后,在戒托的地方轻轻一敲,一根金针从戒托里面刺了出来。李怼怼眉毛一挑:“你这个机关设计,是想让我去扎别人还是扎自己?”
    显然,铃铃之前并没有跟他说过这戒指里面还藏了一根针的事。
    “这针只能用一次,我本来以为这辈子你可能都用不到,但你找到了阿姐,那就用一用吧。”铃铃向我伸出手,她手上已经长了老人斑,皮肤已经皱得如枯木一般,“阿姐,手。”
    我依言伸出了手,在她一句:“不疼。”之后,她就用戒托上的金针扎了我一下。
    确实不疼。但我的指头还是出了血,而金针很快就将我的那滴血吸了进去。
    “你这是做什么?”李怼怼皱着眉头,有些不开心了。
    铃铃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他。金针缩回戒托之中,很快就没了踪迹,而被金针吸进去的血,却像枝丫生长一样,在戒指之中长出了鲜红的脉络,红色的血丝如藤蔓一般缠绕了整个戒指一圈。
    “她的血会永远被储存在你的法器里。”铃铃将戒指递给李怼怼,“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人类的躯体注定消亡,而法器里,她这滴血,能陪你走过之后没有她的岁月。”
    我一愣,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礼物。
    李怼怼也怔在当场,他没有将戒指接过。
    这血仿佛是刻在戒指上的一句话,这句话一直在提醒着李怼怼,我短暂的生命,终将离他而去。
    或许,从我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就是倒计时的开始,一天一天,过一天,少一天。
    “我的手要抬不动了,法器你不要了吗?”
    铃铃开口,李怼怼才缓缓抬了手,将戒指接过,但没有第一时间戴上自己的手指。
    “我走啦,折腾着来,费了太多力气,阿姐,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再见的机会,你多保重了。”铃铃站起身来,颤巍巍的往门口走去。
    李怼怼将戒指一握,揣进兜里,回头看我:“你先回去休息会儿,我把她送走。”
    我点点头,看着李怼怼搀了铃铃胳膊一把。想起第一次见铃铃时,她还是个被家长勒令不要跳窗户的少女,一时间我觉得有点好笑,但笑笑之后,又觉得有点感慨。
    适时,黑狗蹲在地上,用后腿爪子挠了挠耳朵:
    “苏小信,你个人回去多锻炼哈身体,多活两天,不要比老子死在前头。”(你自己回去多锻炼下身体,多活两天,别死在我前面。)
    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大家知道我要和李怼怼在一起,连一直寿命比我都要短得多得多的猫,都要开始忧心我的寿命长短……
    而且,难得的,黑狗用一种讨打的话语说出这句话来,我竟然一点也提不起打它的兴致。
    “你也好好多活两天吧。”这话说得丧气,好像我和黑狗已经七老八十就奔着死亡去了一样。
    我甩了甩脑袋,离开了李怼怼此时显得有些丧气的房间。
    我往楼上走着,心里还在没有边际的琢磨,我现在虽然没和李怼怼说明,但态度上应该也是挑明了?那我以后要不要直接搬去一楼,然后……就不用交房租了。
    “苏小信。”
    我脚刚踏上三楼的楼梯,却见楼梯口堵着一个人,是许久不见的时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