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是指……我死了吗。
    “而我时间的停止,是我选择停留在这个空间里面。”他顿了一下,“如果按照正常时间来计算,我现在的时间,大概是你死后两百年。”
    我……死后两百年。
    “但在这个空间里,我的时间停止了。”
    “什么意思?”
    “万事难,时空旅行者,他们一族的人可以随意穿梭于各个时空之中,他们可以带着一个建立过契约的人,穿梭时空一次。但也只有一次,如果有第二次,时空旅行者自己无所谓,但被带着穿梭时空的人,就会被困在时空的缝隙之中,再也回不去原来的时空,也无法进入另外的时空。唯一的可能,就是通过空间不稳定导致的缝隙,离开这里几分钟。”
    “我……之前在‘外面’见到你,是因为你从时空缝隙里面出去的吗?”
    “嗯。”
    我沉默很久:“你为什么,要让万事难,带你穿梭时空呢,为什么……一定要做第二次?”
    李怼怼转过头,看了我很久,他笑笑,没有说话,神态温和,所有的棱角仿佛也被这空间里无边的黑暗抹平。
    他什么都不说,但我也能猜到了。
    我死了,我死了,在未来的某一天,我死了,离开了他。
    他的时间里没有了我的存在,所以,是想回到过去来找我吧,所以有了第一次,才有第二次,然后迷失在了这里。
    我垂着头,不说话。
    “很幸运了,苏小信。”李怼怼说,“现在还能和你坐在一起,很幸运了。”
    “我都记不住你……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是你……”
    我想起了铃铃说的,时间不愿意让他们记住不属于那个时空的我。同样,时间也不希望我记住不属于我那时代的李怼怼。
    所以,即便当时我能看清他的模样,但一秒,或者一秒都不用,这个李怼怼就会在我的脑海里变得模糊,变成一团黑色的烟雾,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的状况。
    时间在他现在,那么不公平的对待着他。
    我又开始心疼他了。心疼得有些红了眼眶。
    这个李怼怼过去让我心疼,现在让我心疼,连未来,也那么让我心疼。
    他念了我两百年了,他真的是我不敢置信的爱,也是我无法触碰的爱,在我所无法抵达的遥远未来。
    头顶忽然传来一道压力,是李怼怼见我垂头沉默,他揉了揉我的脑袋:“我知道万事难带你来这里,让你看我现在的模样,是想做什么。但苏小信。不要干涉我的决定。”
    “为什么……不把我也变成吸血鬼呢?不是该像电影里面讲的那样,初拥之后,我就变得和你一样了吗,我就可以医治陪着你了吗……”
    “尝试过,失败了。”
    “为什么?”
    “体质原因。”
    我不敢抬头,不想让他看见我此时眼红的模样。
    但他肯定都猜到了,他站起身来,伸出双臂,将我圈在怀里。
    “永恒的寿命让我很难不理解,为什么明知会死,人还要那么拼命的活着。人类和飞蛾有什么区别……或许就是没有区别。飞蛾向死而生,人类也是如此。”李怼怼轻轻在我耳边低语,宛如吟诵着诗篇:
    “苏小信,是你给了我向死而生的勇气,你用生命告诉我,生是有意义的,死也是有意义的。就算终将流浪于虚空,我们每一次缝隙中的相遇,也是有意义的。我活了很久,却只有和你相遇后,才算真正的活着。”
    我说不出任何言语,只有在李怼怼的怀里,紧紧将他抱住。
    而便在这时,巨大的钟声在这黑暗之中响起,李怼怼拍了拍我的后背:“你该回去了。”
    我咬咬牙,推开他,我望着他:“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我什么时候会死。”
    我想知道时间,我想在那个时间之前,拼尽全力的对李怼怼好。
    “这个不重要。”李怼怼笑了笑,在我身后,倏尔有风吹了进来,仿佛是一扇门被打开,吹动我的头发与他的黑袍,他说,“你只需要知道,最后一刻,你是笑着闭眼的。”
    风声大起,将我脸上来不及抹去的泪水都卷去,落在他黑袍上。
    “我将留在这里,等待下一次缝隙开启,再与你相遇。”
    狂风大作之中,我被拖拽着,离开了黑暗。
    钟摆晃荡,“哐”的一声,我被从座钟里面甩了出来。
    我摔倒在地上,万事难还站在我身边,我爬起身来,看着座钟里面的钟摆落下,原来我刚在在里面的时间,不过是座钟的一次钟摆摇晃的瞬间。
    若不是万事难还站在身边,我当真以为自己这时黄粱梦一场。
    “知道了吧。”万事难没好气的对我说,“这就是结局,这就是结果,你好好想想清楚,你们在一起都要付出些什么!对你来说,你每一次见到他,不过是几个月间的事的几分钟,但对他来说,每一次都是在时空罅隙中枯耗的十数年或数十年。成千上万个日日夜夜,无边无际的等待,只为了几分钟的相见。问问你自己吧!值不值得!”
    我没有说话,只是站起了身来,我看了万事难一眼,我向他鞠了个躬:“谢谢你。”言罢,我转身离开,从三楼走下,又回到了李怼怼的房间门口。
    我站在他门口等他。
    一直等到夕阳西下,李怼怼回来了,西装革履,金边眼镜,眼中的凌厉尚未被时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