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踩着黑色的恨天高,戴着银色的金属面具遮住了半边脸,慢悠悠的走进了地下的调教室,略带嘲弄的看着被困在笼子里的男人。

    她在他的身前站定,冷冷的低下了头,男人浑身赤裸,脖子上套着一根黑色的项圈,双手双脚都戴着银色的镣铐,拴在项圈上的绳子被安安拿在了手中,一圈圈的绕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你要做什么?”男人警惕扬眉。

    安安打开了笼子的大门,一脚踩在了他的肩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知道吗?你越是不肯低头,我就越是要逼你低头,这是人的本性。”

    “我劝你还是乖一点……少受一点苦。”她弯起唇角,妩媚一笑,拉着他从笼子里拖了出来。

    他的膝盖上已经渗出了血丝,胸口和手臂也全是青紫的痕迹,一看就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不甘挣扎,啧,这样野性的宠物,是她最喜欢的呢!

    将控制他的绳子拴在了沉重的笼子上,安安蹲了下来,漫不经心的舔着他胸前肿起的伤痕,抓着他的项圈将他拉的更近,“你听说过吗?”

    她放慢了语速,诱人的红唇轻轻舔过自己的唇角,漫不经心,“心理学上,有一种被称为个人空间的理论……故意越界接近对方,可以打破你的节奏,然后用我的节奏来说服你,让你屈服。”

    他愤怒的看着她的眼睛,像是发怒的狮子,“你别碰我!”

    没有人可以让他屈服!

    让他去伺候那些令人作呕的中年男女?呸!

    他是人,绝不是奴隶!

    安安低声一笑,“果然,还是不乖啊……”

    她清浅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边,舌头在他的耳廓里转了一圈。她贴的很近,呼吸温热,像是情人之间的温存,饶是怒视着她的男人也禁不住心脏漏跳一拍。

    “那就只能逼你屈服了。”要知道,她可是很少使用这些强硬的手段来操纵人呢!

    带有命令式的句子,像是某种特殊的精神暗示,来回撩拨着他绷紧的神经,安安从背后扯出一条黑色的散鞭,在空中甩出一个半弧,像是女王一样睥睨着卑微的臣民。

    她白玉般莹润的小脚就踩在他软趴趴的性器上,粉红色的指甲像是几枚小小的贝壳,他垂眸看着那只小巧的玉足,忽然忘记了胸口的伤痛。

    这么小的脚,他一只手就能握住吧……

    如果可以亲一亲那只小脚……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的阳具就悄无声息的抬起了头。

    这一切都瞒不过观察力细致入微的安安。

    她用脚尖抬起了他的下巴,神情冷淡的挥着鞭子,沉重的落在了他的胸口,“谁准你硬的?”

    在这里,他就像是一条狗,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么能擅自勃起?这真是不可饶恕!

    她眯起了眼,双手环住了胸口,看着她这样高高在上的样子,男人体内的炙热更加无法消退,他克制不住的想要趴在地上亲吻她的脚趾,她的小腿,舔过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最后落在她的裙底,给她带来无尽的舒爽!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一个女人做到这种地步,难道是在这里受训太久了,染上了奴性?

    他沉下了心。

    第二百四十三章 是不是很想要我满足这根臭鸡巴(h,羞辱调教)

    安安撩起了短裙,将空无一物的下身袒露在他的面前,“想舔吗?”

    这一刻,他像是经历了传说中的逢魔时刻,被空白占据的大脑已经不听使唤,毫不犹豫的跪趴在她的脚下,渴望的看着她腿间柔嫩的花瓣。

    安安嗤笑一声,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牵着绳子将他扯了过来,“想舔的话,就来求我啊~”

    她单手撑着头,两条修长的大腿交叠在一起,冷冷的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为难的神情,“不说吗?”

    男人深吸一口气,对着她咬牙切齿,?“士可杀,不可辱!”

    “哦?”安安莹润的玉足在他的下巴上滑动几下,伸进了他的口中,“还真是硬骨头呢!”

    吸吮着她白嫩的脚趾,男人下身的那根“硬骨头”越胀越大,露出来的粗黑耻毛丛中,赤红的巨物在她的目光下不知廉耻的弹跳了两下。他羞耻的低下了头,被人注视着最私密的部位,口中还含着那人的脚趾,这让他从心底唾弃着自己。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会为这样卑微的举动而感到兴奋……

    安安将他的神情变化看的一清二楚,她分开了双腿,当着他的面自慰起来。修长的指尖拨开了粉红的花唇,似乎下一刻就要插入湿濡的穴口,“我再说一遍,求我。”

    男人终于艰难的开了口,“……求你。”

    “大点声!我听不见!”她抽回了脚,将口水蹭到了他的胸口。

    “求你,求求你!”他把心一横,自暴自弃的咬紧了牙,跪在地上的双腿肌肉绷紧,眼中淬了火光,一副被逼到极限的模样。

    她适可而止的停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脸上,“那就舔吧!好好舔!”

    那条火热的舌头卷住了柔软的花唇,啧啧的舔吸声在空荡荡的台子上回荡着,她面无表情的站着,两只手揉弄着他粗硬的短发,感觉到肉穴中的淫水都被他尽数吸了出来,来不及吞咽的液体都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去。

    这场淫靡的侍奉和单方面的折辱很快就让安安攀上了高潮,她仰起头承受着那根舌头的入侵,唇边忍不住逸出难耐的喘息,“很会舔嘛!”

    她抓着他的脑袋,强迫他的口舌离开了自己的穴口,“好喝吗?主人的公狗!”

    这羞辱性的称呼一出,男人立刻对她怒目而视,他英俊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桀骜不驯,像是来不及经受历练的猎豹,随时准备咬断她的脖子。

    安安心里一动,他这样的性格,恐怕不适合做性奴,万一出了事,她的麻烦可就大了!

    她将他塞回了笼子里,优雅的擦了擦手,看着他那根怒气勃发的大肉棒和他脸上兴奋难耐的潮红,勾起红唇一笑,“是不是很想要我满足这根臭鸡巴?嗯?”

    她贴近了几分,抓住了他的肉棒,揉搓了几下,“是不是?”

    被手铐禁锢住的男人连手枪都没有办法打,真是可怜呢!

    她细嫩的掌心包覆着他的龟头,轻轻磨蹭着顶端的小眼,男人低喘了一声,“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想怎么样呢?今晚你就会被拍卖掉,以你的姿色……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她上下打量着他的身体和面容,肯定的点点头。

    “甘心吗?”她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