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5)
      这句话的潜台词很明显了:没错我就是相信自己家的媒体,而且我能保证自家媒体报道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因为我们没有必要说假话。
      如果我们的记者说你斯塔克工业贩卖武器给恐怖分子,那你们就是真的贩卖给恐怖分子了,这一点,你们斯塔克工业没得洗。
      托尼听了这话后,明显愣了一下。
      作为斯塔克工业的董事长,被架空了很多权力的托尼压根就不知道他们集团有人私下贩卖给恐怖集团武器,所以自然也就完全不明白伊曼纽尔是在含沙射影。
      但坐在托尼身边的另一位斯塔克工业的股东斯坦却是完完全全听明白了伊曼纽尔话语中的暗示了的。
      这仿佛是一拳打在了蛇的七寸上,仿佛一把致命的刀子捅在了心脏要害,斯坦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但他极擅长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再加上会议室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托尼和伊曼纽尔的身上,这不自然的情绪流露到底还是没被任何人注意到。
      嗯听起来你们还真是行业道德模范标准。托尼回避了先前的话题,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话听不出是在夸奖还是在讽刺。
      不敢伊曼纽尔说道,毕竟做我们这行,欺骗顾客可没有好下场。
      其实,任何行业都一样。托尼耸了耸肩,但这种事情总是难免会遇见,比如前一秒还说着喜欢你、想要和你结一起合作的人,后一秒就翻脸了。
      伊曼纽尔被噎了一下,手中的钢笔不自主地戳在了纸上,顿时划出了一条墨痕。
      他低下头,掩藏了自己突然咬牙切齿的表情。
      敢情您老还记着呢!托尼还在继续说着:翻脸的如此之快,甚至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哪句话才是谎言,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到底是想要合作还是不想合作
      说着,他摘下了墨镜,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伊曼纽尔,看起来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像两颗深色的宝石一样晶莹深邃。
      真是令人不解,你说呢,伊曼纽尔格林?
      伊曼纽尔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我的妈呀,你冲着谁放电呢!去找你的嫩模们好吗!
      还有,咱们能不能把酒会洗手间里发生的乌龙事件给忘了!
      伊曼纽尔差点就脱口而出了,但介于会议室里还坐着一众虎视眈眈的股东,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总裁当的如此窝囊。
      伊曼纽尔正试图平复自己恼火的情绪,突然觉得鼻腔一热,有什么东西就涌了出来。
      他还没反应过来,「啪嗒」一声,一滴鲜红的血就滴落在了纸上。
      伊曼纽尔:
      这鼻血还真是挑了个好时机流下来啊!
      伊曼纽尔觉得自己在自闭的边缘反复试探。
      一旁待命的小助理科菲一眼就看见伊曼纽尔流鼻血了,他赶紧跑了过来,给伊曼纽尔递上一包纸巾。
      伊曼纽尔认命地接过了纸巾,淡定的抽出一张捂住了鼻子,然后抬起头对一众看呆了的股东们说道:抱歉,最近有点上火。我们继续吧。
      说完后他抬眼看了一眼托尼。
      只这一眼,伊曼纽尔就知道这个满脑子歪门邪道的花花公子又在瞎脑补了!
      托尼一脸「原来如此」的了然表情,重新戴上了茶色墨镜,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藏在墨镜后面,没人看得见他的眼神。
      但伊曼纽尔不需要看他的眼神,因为这位军火商董事长先生背后都仿佛盛开一整片花田了好吗!
      明晃晃地写着:
      看,你就是喜欢我。
      连看着我那魅力四射的眼睛都能兴奋到流鼻血。
      故意和我抬杠,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
      虽然我很清楚自己的魅力,但显然我还是有些低估了自己。
      看起来衣冠楚楚一幅禁欲的样子,其实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嘛,真是人不可貌相。
      好了好了,不用狡辩了,你这个小傲娇。
      「小傲娇」伊曼纽尔停止了思考。
      这场会议接下来叨逼逼了些什么,对伊曼纽尔和托尼来说都不重要了。
      他们就这样保持着一人鲜花盛开、一人流血自闭的状态直到会议结束。
      第7章 自闭7
      会议的后半段,伊曼纽尔和托尼几乎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伊曼纽尔盯着自己手上的文件一言不发,进入了完完全全的自闭状态,而托尼则掏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竟然堂而皇之地在会议上玩起了电脑。
      当然,并不是真的玩电脑,而是托尼闲得无聊,在尝试破解格林大厦的安保系统。
      终于,在托尼已经完全黑进了安保系统,并且把自己的身份加入了白名单之后,这个对托尼和伊曼纽尔来说都又臭又长的会议总算是结束了。
      两方的股东们达成了协议,基本上已经谈妥,只剩两位董事长确认、签字握手了。
      伊曼纽尔木然地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鼻血已经止住了,但内心依然在滴血。
      本来想好好挫一挫这只矮孔雀的锐气的,谁知道被反将一军,这对向来心高气傲的伊曼纽尔来说简直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也幸亏他还不知道自家的安保系统也被对方给攻破了,不然估计得自闭一整天。
      说不定一怒之下一拍桌子,直接就让法务部把律师函给递到托尼面前去了。
      谢谢,伊曼纽尔。会议结束后,托尼走到伊曼纽尔面前,主动向他伸出了手。
      伊曼纽尔看了一眼托尼伸出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那只手:谢谢,斯塔克先生。
      我们可以不用那么生分,伊曼,叫我托尼就好了。在两只手触碰还不到一秒之后,托尼就缩回了手,顺便把称呼的亲密度又提高了一个层次,我们可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呢。
      伊曼纽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长这么大,除了亲人,还从来没有任何人用「伊曼」这个亲密的称呼来喊过他,斯塔克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自来熟!
      然而一旁的股东们还在笑眯眯的看着两位大老板的交流,互相打趣着:看我们的老板相处得多好啊,真是期待我们两大集团接下来的合作呀巴拉巴拉
      伊曼纽尔:
      刚才开会的时候,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两个相处得很好了?
      现在逢场作戏假装塑料兄弟情,你们就开始瞎扯了是吧?
      然而,任性的斯塔克小公举可以不在乎股东的看法,但伊曼纽尔还没有无拘无束到那种地步,他只能穷尽毕生演技,对托尼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友好的笑容:好的,托尼,合作愉快。
      嗯哼托尼停顿了一下,对了,今晚你有空吗?
      伊曼纽尔心里顿时警铃大作,好你个托尼斯塔克,你不会是又想来约炮吧!?
      他迅速在自己脑海里回忆了一遍今天晚上的行程安排,突然想到科菲上午和自己说过今晚有个颁奖典礼邀请了他,想到这里,伊曼纽尔松了口气,说道:事实上,我今晚要出席一个颁奖典礼。
      托尼挑眉:什么奖?
      伊曼纽尔扭头看向自己的小助理:什么奖?
      科菲赶紧掏出了伊曼纽尔的日程表,一板一眼地读出了伊曼纽尔晚上的预备安排:年度最具有影响力人物奖。
      伊曼纽尔:
      等、等会儿?
      托尼:嗯?这奖项听起来有点耳熟。
      科菲读完之后,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说道:哇哦,今年的年度最具有影响力人物是斯塔克先生!这可真是太巧了!
      伊曼纽尔恨不得冲上去就捂住科菲的嘴,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我还真是没想到你会对这个晚宴感兴趣。托尼有些惊讶地说道,这个什么年度最管他是什么,他们也邀请了我去参加,不过那份邀请函好像被我用来垫主机了。
      伊曼纽尔还能说什么?
      他尴尬的要死,但又不方便表现出尴尬,只能笑着说道:恭喜,您可真是个不慕名利的人。
      我说过了,我向来很自谦对了,这个宴会你还是别去了,伊曼。
      托尼一脸「好了大家都懂」的表情,语气随意地说道,反正我不去,你一个人去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不如今晚跟我一起出去玩儿吧。顺便我们还能深入交流一下项目的细节。
      这伊曼纽尔在短短两秒的时间内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头脑风暴,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理由来拒绝。
      如何?托尼又问道。
      伊曼纽尔觉得自己脑壳都在痛,只能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好吧
      托尼像是完全没看出伊曼纽尔的不情愿一样,微笑着将一张名片塞进了伊曼纽尔西装胸前的口袋里,还轻轻拍了一下: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拿着吧。
      这动作完美还原了几天前在洗手间里的一幕,伊曼纽尔差点当场跳起来就给托尼斯塔克来个断子绝孙脚,但最后还是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硬生生忍了下来。
      礼尚往来,伊曼纽尔僵硬地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极不情愿地递给了托尼。
      然而托尼只是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抱歉,我从来不从别人手里接过东西你能直接放进我的口袋吗?拜托
      伊曼纽尔:??
      托尼斯塔克,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来给我找茬添堵的?
      会议结束之后,托尼走出了格林集团大楼,他的司机早就已经开着那辆奥迪在门口等候了。
      托尼坐上车,慵懒地躺在后座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伊曼纽尔那张特殊的木质名片,看着上面烫金雕刻着的优美的花体字母。
      托尼,你对格林先生的态度可真是奇怪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是在故意激怒他?佩珀忍不住问道。
      有吗?托尼一脸无辜地说道。
      又是这个表情佩珀差点扶额,哪怕是和托尼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她依然拿托尼这个装无辜的表情没辙。
      以前你几乎不会来参加这种会议的,而且你也确实对这个项目没有兴趣?
      佩珀还是觉得疑惑,但今天你怎么就这么积极的来参加了?还穿的这么
      她硬生生把「骚包」两个字给吞了回去:这么潮?
      去参加一些晚宴都没见你穿成这样的!
      连压箱底的超级内增高鞋都拿出来了!
      嗯托尼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真的吗?佩珀有点不相信。
      当然托尼说道,至于那位格林先生,你不觉得看他又生气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很好玩吗?我最喜欢逗这种假正经的家伙玩了。
      假正经?佩珀迷惑地问道。
      哪里假正经了?格林先生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是个完完全全的工作狂,今天也是佩珀第一次见到他,虽说他看起来和托尼有点不对付。
      但一个极为自律的人看不惯托尼这种私生活乱七八糟的花花公子也很正常吧?
      你不了解他。托尼一脸严肃地说道。
      佩珀:你很了解他?
      嗯哼托尼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戴上了茶色的墨镜,笑眯眯地把伊曼纽尔的私人号码存进了手机,我不告诉你。
      佩珀:
      你明明几天前还在打电话问我伊曼纽尔格林是谁,为什么今天就表现的刚和他滚过床单一样?吃错药了?
      佩珀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
      伊曼纽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低头翻阅着一些文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这些文件里夹着很多照片,大部分都是未能向大众公开的机密照片。
      而且全都是格林集团旗下传媒公司的战地记者们冒着极大风险拍摄到的一手资料。
      照片的拍摄地点全都在中东地区: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
      拍摄时间全都是最近三个月内。
      在这些照片上,全都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导弹和枪械,一旁站着全副武装的反政府武装分子,有些照片上甚至还有一堆堆的尸体。
      那些武器上,明明白白的印着一家企业的logo
      斯塔克工业。
      这再明显不过了。
      伊曼纽尔合上了手中的文件,神色间有些阴郁,目光移向了一旁那张刚签署的协议。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会议以及和斯塔克之间的矛盾,伊曼纽尔根本不会花心思去查斯塔克工业的军火流向。
      如果这些照片流入其他媒体手中、或者干脆是被军方得知,那么斯塔克工业的罪名可就太大了。
      走私军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在普通人身上,那可是要坐穿牢底、甚至吃子弹的罪名。
      如果伊曼纽尔真的想把斯塔克工业往死里整,双方的利益集团鱼死网破,倒真的有可能把对方扳倒。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太难了,成功的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斯塔克工业这种庞然大物,背后牵扯的利益集团可不是单单一个美国军方这么简单虽然一个美国军方就已经够让格林集团喝一壶了。
      他们每年产出的军火和新型武器,以及缴纳的巨额税金,足够让国会对他们的走私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顶多口头警告一下,舆论谴责一下,罚点不伤筋动骨的钱,到头来生意还是照样做。
      只怕最后没能把斯塔克集团扳倒,反而是格林集团先栽个大跟头。
      况且,他和托尼斯塔克还远远没到需要你死我活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