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10)
      你把那个视频的链接发给我。伊曼纽尔说道。
      好的,先生。
      挂了电话后,伊曼纽尔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两人都在盯着他。
      怎么了?托尼问道。
      嗯伊曼纽尔耸了耸肩,有人把刚才的事情拍成视频发布到了网上。
      那岂不是把我也拍进去了?托尼挑眉。
      不知道伊曼纽尔摇头。
      视频在哪?我去看看。托尼也掏出了手机。
      我在等我的助理把视频链接发过来。伊曼纽尔说道。
      过了半晌,伊曼纽尔还是没有收到科菲发过来的视频链接。
      正在伊曼纽尔奇怪为什么科菲的动作这么慢的时候,科菲终于发短信过来了:先生,那个视频好像已经被删除了。
      伊曼纽尔皱起了眉,这么快就被删除了?
      怎么?托尼见伊曼纽尔脸色不是很好看,便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那个视频被删了。伊曼纽尔说道。
      哦,算他机智。托尼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要是那个视频把我拍的很难看的话,我就发律师函去警告他们侵犯我肖像权。
      伊曼纽尔:
      这不是重点好吗!你的关注点还真是与众不同呢!
      伊曼纽尔其实多少还是有点在意的,他变种人的身份隐瞒了这么多年,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暴露出去。
      暴露身份造成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现在社会对变种人并不友好,而一旦他们知道变种人掌管着格林集团这样的超级集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不过伊曼纽尔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他使用能力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光影特效,当然也就不可能留下什么证据。
      就算真的被怀疑了,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如果有人敢在网上乱说话,格林集团的法务部可是很乐意来一发律师函警告的。
      先生,我们到了。一言不发充当司机的警察突然说话了。
      几人先后下了车,被警察带到休息室。
      请稍微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就来。
      被留下这一句话后,三人便坐在休息室里面大眼瞪小眼。
      托尼沉默了半晌后,突然嫌弃地瞪了某位上校一眼。
      罗德:
      他怎么觉得今天自己格外不受托尼斯塔克待见呢?
      第13章 自闭13
      十分钟后。
      我不明白。托尼说道。
      怎么?神游天外的伊曼纽尔被托尼的声音拉回了神。
      我们已经在这里坐了十分钟二十六秒了。托尼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我不知道这群官僚作风的家伙们已经效率低下到这种程度了,他们是不是还要向上级、上上级和上上上级汇报,然后还要让参议院盖个章,才能开始正式办事儿?这要是斯塔克工业的员工,分分钟让他卷铺盖滚蛋。
      也许吧伊曼纽尔心不在焉地说道。
      是这样吗,老兄?托尼的目光转向了一旁装作自己不存在的罗德。
      嗯??罗德困惑地看着托尼,不知道为啥就点了自己的名。
      你也是干这类事情的吧?告诉我你们平时做事的步骤。
      上校被噎了一下,托尼,我和你做朋友这么久了,你竟然搞不清我到底是警方还是军方。
      唔托尼耸了耸肩,区别不大。
      区别很大!罗德差点吼出来了。
      其实如果你着急的话,可以离开的。伊曼纽尔说道。
      就凭纽约的一个警署,怎么也管不着托尼斯塔克这尊大佬。
      你不走吗?托尼问道。
      伊曼纽尔摇了摇头。
      那我也不走。托尼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如我先出去问一下吧。罗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好,去吧。托尼立刻表示了赞同,仿佛巴不得罗德赶紧走。
      罗德没好气地瞪了这家伙一眼,走到门口,正准备伸手拉开门,门却从外面被打开了。
      罗德吓了一跳,开门的小警察也吓了一跳。
      对不起!小警察连忙道歉。
      没事罗德摆了摆手。
      没事?托尼立刻站起身,瞪大了眼睛,用不满的语气表示自己强烈的谴责,不,我们很有事,你们已经浪费了我们十二分钟零六秒的时间了!
      要知道他托尼斯塔克日理万机,一秒钟几百万上下,十二分钟都够他再搞一个发明专利出来了。要不是伊曼纽尔,谁有功夫在这里陪他们耗着。
      很遗憾,斯塔克先生,你这十二分钟零六秒白白浪费了。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小警察的身后传来,一个戴着眼罩、穿着黑风衣的高大黑人从暗处走了出来,因为这个案子被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接手了,请除了伊曼纽尔格林先生以外的所有无关人士离开这个房间。
      这下,别说托尼了,就连一直都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坐在椅子上发呆的伊曼纽尔都愣住了。
      什么局?伊曼纽尔懵逼。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国土什么?托尼懵逼。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什么战略攻击?罗德懵逼。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什么后勤小警察懵逼。
      你们他喵的够了!都是鱼的记忆吗?这名字有这么难记?!
      弗瑞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我最后再说一遍:国土战略后勤防御与攻击保障局!
      事实上,你之前一直重复的是「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但你最后一次说的是「国土战略后勤防御与攻击保障局」,显然连你自己都记不住这个名字。托尼耐心的纠正了弗瑞最后一次重复名字时的口误。
      弗瑞: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个房间。
      不托尼果断拒绝。
      我说了,请无关人士离开这里。弗瑞保持着冷静的语调,尽管他觉得自己的怒气槽正在爆表的边缘岌岌可危。
      这个房间门上可没有写你的名字,这是公共场所,斯内克。
      托尼瞬间给他起个了外号,针锋相对,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请不要妨碍国家公务,斯塔克。弗瑞拒绝回答斯塔克的问题,并再次下了逐客令。
      好了,托尼。罗德眼看着托尼就要当场和弗瑞杠上,连忙拉住了他,反正你也不想呆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不是吗?
      浪费时间不是重点。托尼看向了伊曼纽尔,伊曼,这家伙看起来就很可疑,别理他,我们走。
      罗德:不是重点?你明明刚才一直在吐槽这个!
      抱歉,格林先生暂时不能离开这里。弗瑞说道。
      托尼立刻怒视弗瑞,正准备说些什么,伊曼纽尔眼见情况不对,连忙说道:没事的,托尼,你先回去吧。
      托尼:你也赶我走?
      伊曼纽尔听见托尼这一听就是装出来的委屈语气,顿时觉得既无奈又无力,只好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大家都已经很累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下次,我再找机会好好感谢你。
      托尼顿时眼前一亮:那可说好了,我等着。
      嗯伊曼纽尔点了点头。
      罗德看了眼托尼,又看了眼伊曼纽尔,默默地给后者竖了个大拇指。
      还是你有办法对付斯塔克小公举。
      托尼和上校两人一起,一前一后的走到门前。托尼还转过脸对弗瑞冷哼了一声,说道;这可不是因为你。
      是吗?弗瑞也冷哼了一声。
      托尼没再搭理弗瑞,心情很好地推门走了出去。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走在后面的罗德在经过弗瑞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
      现在你听说了。弗瑞一脸冷漠地说道。
      走出房间的一瞬间,托尼就掏出了手机,一边走路一边操作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罗德注意到了托尼的异常,顺口问道。
      黑进那个房间里的监控。托尼随口答道。
      罗德:这是违法的!
      托尼:拜托你小点声,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谁知道那个独眼龙会对伊曼做什么好了,警局的防火墙根本就是纸糊的,我进去了。
      罗德:告诉我你从来没有像这样黑过五角大楼。
      托尼嗤笑一声:少自作多情。
      罗德:
      在房间里除了伊曼纽尔和弗瑞的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之后,弗瑞关上了房间的门,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尼可弗瑞,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局长。
      伊曼纽尔格林。
      格林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弗瑞说道。
      在此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伊曼纽尔稍微坐直了一些身体。
      请说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什么想从我嘴里套话的情报贩子或者别的什么?
      这是个好问题,格林先生,至少证明了你有最基本的警觉性。
      弗瑞说道,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自己的胸口掏出了一堆证件,也许这些会让你打消一些疑惑。
      伊曼纽尔接过来一看,同样是尼可弗瑞这个名字,他的照片却出现在了fbi、sa等数个情报或调查机构的证件上。
      看起来权力不小。伊曼纽尔把证件还给了弗瑞。
      那我们可以开始提问了吗?
      请吧伊曼纽尔点了点头。
      他比较喜欢单刀直入、不多废话的谈话方式,如果这个尼可弗瑞一直和他打官腔,那他可能就不会这么配合了。
      关于这次交通事故,你自己是怎么看的?弗瑞问道。
      我不知道。伊曼纽尔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事故。
      从手法上来看确实很像是蓄意谋杀。弗瑞说道,那你觉得,是什么人想要你的命?
      仇人伊曼纽尔冷静地回答道。
      你有仇人吗?弗瑞问道。
      当然伊曼纽尔大大方方承认了。
      即使他自己不想,但只要是走在前进的路上,就必然会将一些人抛在身后、甚至是踩在脚下。而他自己,也必然会成为别人的障碍和目标。
      据我们所知,格林集团旗下有新闻产业,对吗?
      是的
      换句话说,你们其实也会做情报生意,对吗?
      伊曼纽尔眯起了眼睛。
      弗瑞直视着伊曼纽尔的眼睛,重复了一遍:对吗?
      也许吧伊曼纽尔不置可否。
      这是个显而易见的事情,区别在于,是暗地里做还是放在台面上。
      那么,你们最近有没有得到什么关于恐怖组织的情报?不利于他们的那种。弗瑞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地说道。
      伊曼纽尔怔了一下,在弗瑞的提醒下,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下一秒,他迅速垂下眼遮挡住自己在一瞬间锐利起来的眼神。
      有
      当然有
      斯塔克工业走私军火给恐怖组织,作为证据的照片还放在他的保险箱里呢。
      可是,这件事情真的和这起交通事故有关吗?仔细想想,这一切未免太过凑巧了,托尼斯塔克硬拉着自己去赌场,故意激怒自己,好让他落单,然后实施谋杀
      格林先生?弗瑞见伊曼纽尔不发一言,便喊了一声。
      嗯?伊曼纽尔应了一声,抱歉,走神了。
      没关系,所以格林集团
      伊曼纽尔没有正面回答,他打断了弗瑞的话:你是在暗指这两件事情有关联吗?
      他想到托尼的眼神,突然觉得这位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就算平时生活习性放荡不羁,也不应该是能做出这种蓄意谋杀恶行的人。
      可是,真的不会吗?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为了金钱贩卖战争、走私武器给恐怖组织的军火商而已。
      当天晚上,知道自己行踪的,应该只有托尼斯塔克一个人而已。
      下午的会议上,自己也暗示了他,格林集团掌握了斯塔克工业犯罪证据的信息。
      从作案动机和机会上来看,只要托尼斯塔克的心够狠,手段够果决,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伊曼纽尔虽然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但他放在膝盖上的食指却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
      他想到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那个毫不犹豫向他冲过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