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19)
      斯坦深吸了口烟,吐出一个浓浓的烟圈,拨通了另一个手机号码。
      喂?有生意,做不做?
      帮我做掉两个人,价格由你们开。
      名字?听好了
      伊曼纽尔格林和托尼斯塔克。
      越快越好。
      一周后
      斯塔克工业和格林集团的合作项目稳步推进,但两位董事长却再也没有过任何联系。
      对伊曼纽尔来说,他的生活就像是回到了原来的节奏,每天工作、应酬,偶尔给自己放个假。
      不过有时候,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机未读消息界面和安静如鸡的托尼斯塔克的头像,他隐隐约约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当然,在这一周的时间内,他也没有只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关于上次差点被车撞死的那次事件,他可是完全不敢忘记,一直都在调查那个自称「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局长的尼克弗瑞口中的「九头蛇」。
      他翻阅了所有格林家数十年来积攒下来的资料库,也没有找到关于九头蛇的任何线索。
      这是一个极其隐蔽的犯罪集团,它的存在就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完全隐身了一样,几乎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伊曼纽尔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些家伙追杀,他平日里遵纪守法依法纳税,没干过什么坏事而且还经常搞慈善,怎么就惹上这帮家伙了?
      难道真如那个什么「国土后面不记得了局」所说,他们是因为自己的超能力所以才追杀自己?
      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总不可能是因为有超能力探测仪之类的东西吧?如果真有那种东西,变种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藏在普通人群中,不受人待见也不敢发声了。
      这半个多月里,没再遇见什么危险的事情,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但伊曼纽尔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种感觉就像是,无论走到哪,都仿佛有人盯着自己一般,尤其是离开办公室、开车回家的路上,那种感觉尤为强烈,仿佛车上被人装了监控一样。
      但他也让人查遍了附近的监控,排除了车内安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的可能,删掉了托尼斯塔克在安保系统里给他自己创建的管理员账号。
      甚至又多雇佣了几个保镖在附近不断巡逻,也始终没找到什么奇怪的人。
      但再怎么觉得奇怪,日子还是得照常过。
      先生,今晚有个慈善拍卖晚会。科菲看着日程表说道。
      几点?伊曼纽尔一边穿上西装外套,一边向着办公室门外走去。
      七点,先生。科菲说道,需要我陪同一起过去吗?
      伊曼纽尔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用了,你最近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
      科菲顿时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伊曼纽尔的手机在此刻突然响了起来。
      喂?伊曼纽尔接听了电话。
      嘿,哥。他好久没有联系过的弟弟亚瑟在电话那头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你猜我现在在哪?
      不知道,你在金字塔挖坟吗?伊曼纽尔随口瞎猜。
      当然不可能,现在埃及可是凌晨三点!我没算错时差吧?
      事实上,是凌晨一点。伊曼纽尔很快就算出了答案,挖坟的绝好时间。
      我才不想被木乃伊杀掉。亚瑟说道,我在京都,听说你最近不怎么走运啊,需要我帮你求个御守吗?
      伊曼纽尔沉默了一下,他太明白这毛毛虫在打什么小算盘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亚瑟大惊:哇,哥,还是你了解我。
      少废话伊曼纽尔冷漠脸。
      哎呀,是这样的,我听说今晚你要去参加那个什么乱七八糟慈善机构的拍卖会对吧?好像规模还挺大的。
      亚瑟鬼鬼祟祟地说道,我听说,那个拍卖会上要拍卖「坠落之光」,估计是价值最高的拍卖品。
      那是什么?伊曼纽尔皱眉。
      一条蓝宝石镶钻项链,造型浮夸的很,据说和什么爱神的传说有关,哎随便啦。
      亚瑟说道,总之你弟妹超喜欢这条项链,自从上次的维琴察珠宝展之后就一直念叨。
      怎么样?帮弟弟一个忙嘛,过两天就是我结婚八周年纪念日了,不拿出点像样的礼物,我就得跪榴莲跪碎膝盖了。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的伊曼纽尔无奈地摇了摇头,行吧
      yes!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老哥。亚瑟连忙给伊曼纽尔在大洋彼岸来了个飞吻,我一定会为你诚心诚意地祈求神灵,为你求个姻缘御守,保佑你早日脱单的。
      你再废话我就不买了。伊曼纽尔冷漠脸。
      我错了,哥!
      第23章 自闭23
      伊曼纽尔经常会参加一些慈善活动,媒体也乐于给这位慷慨的资本家冠以慈善家的称号。
      今晚举办的这场规模宏大的慈善拍卖会,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就把邀请函发到了伊曼纽尔手中。
      毕竟是在要正式的公共场合亮相,伊曼纽尔特地挑选了一条黑色的定制西装,小羊驼的羊毛面料让这件西装手感如同绸缎,轻便透气而简约大气,将他修长匀称的身形修饰地更加高挑。
      哪怕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也能让他自然而然地将养尊处优的贵气和恰到好处的高傲气质呈现给所有人。
      太完美了。史密斯管家站在一旁,看着伊曼纽尔用那条紫色领带打完温莎结,递给他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或许应该搭配这套袖扣。
      伊曼纽尔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一对镶嵌着紫色透明宝石的袖扣,纯银锻造的花纹将宝石缠绕,样式并不复杂,却显得低调而沉稳。
      上次在迪拜的展会上买下来的,至今都没有带过一次呢。史密斯管家有些惋惜地说道。
      伊曼纽尔点了点头:那今晚就带着吧。
      我来帮你。史密斯管家戴上手套,小心地拿出了袖扣,固定在了袖口上。
      几点了?伊曼纽尔一边让史密斯管家帮他戴袖扣,一边问道。
      史密斯管家顺手撩了一下伊曼纽尔的衣袖,看了眼他那块百达翡丽手表上的时间:六点半,还有半小时,少爷,需要看一眼宾客名单吗?
      不用了,时候不早,该走了。伊曼纽尔说道。
      那我把车开到庄园门口,送你过。
      麻烦你了。
      从银灰色的奔驰slsamg上走下来的瞬间,伊曼纽尔就差点被闪光灯给亮瞎了眼。
      这种慈善晚会就是这点不好,完全的公开场合,总会有很多记者和蹭热度的人。
      不过保安也算是尽职尽责,将这些狂热的采访者们全都拦在隔离线之外。
      伊曼纽尔颇有风度的向着记者们点头示意,直视着他们的闪光灯,步伐稳健地走进了拍卖场内,这才闭上眼,捏了捏眉心。
      真是太刺眼了。
      宾客登记之后,伊曼纽尔顺手接过自己的竞拍号牌子,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了会场内部。
      他来得算比较晚的,大部分座位都已经有人了,一路走过来,看到了不少生意场上的熟面孔,一路都在忙着握手和打招呼。
      由于没什么空座位了,伊曼纽尔便随意地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一边等待着拍卖会开始,一边看着最近的股市情况。
      很快,拍卖会就开始了,与此同时,伊曼纽尔注意到有人在他自己身边不远处坐了下来。
      他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托尼斯塔克和他的助理佩珀波茨。
      显然他们两个也是来得比较晚的,所以只能坐在最后一排。
      伊曼纽尔:
      怎么老是你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顿时,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佩珀很礼貌地和伊曼纽尔打了声招呼,而托尼则当作没看见,迅速扭过头,戴着茶色墨镜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拍卖台的位置,伊曼纽尔似乎还听见了他从鼻腔里发出的一声不屑的「哼」。
      伊曼纽尔:
      还在闹别扭呢?这人怎么这么幼稚?
      伊曼纽尔决定不管他,以免被传染。
      拍卖很快就开始了,前几件拍卖品都只是一些开胃前菜,价值并不是很高,伊曼纽尔没有什么兴趣。
      他觉得有些无聊,就开始暗暗关注起一旁托尼的动静来。
      托尼也觉得无聊,身为一个慈善家,每年以他的名义捐献出的美元数不胜数,所以这种慈善拍卖会他也向来都是一种爱不的态度。
      这场拍卖会,他本来是不打算参加的,准备让小辣椒代替他来,如果有看到什么喜欢的再让她拍下来。
      谁知道无意间,他竟然看到宾客名单上有伊曼纽尔的名字。
      这还了得?
      于是他立刻来了精神,把本来都已经走到半路的佩珀给叫了回来,然后两人一起坐车来到了拍卖会场。
      没错,这就是他俩迟到的原因。对此,佩珀表示越来越不理解自家老板的脑回路了。
      此时他觉得无聊,便悄悄地瞥了一眼坐在旁边不远处的伊曼纽尔,意外的发现对方竟然也在看着他。
      托尼顿时精神为之一振,进入了战斗状态。
      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突然就拉过佩珀,凑近她的耳边说道:小辣椒,你喜欢这个拍卖品吗?我可以给你拍下来。
      佩珀:你是说这个意大利国家队签名的足球球鞋?不,我不想要,而且托尼,你离得太近了,我耳朵好痒。
      托尼:
      托尼看了一眼拍卖品,果然,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陈旧的足球球鞋,上面写满了签名。
      显然这并不是能受大部分女性喜爱的拍卖品。
      不过这不重要,在佩珀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中,他又偷偷瞥了一眼伊曼纽尔。
      气不气?气不气?当着你面和别的女人搞暧昧,就问你气不气?
      伊曼纽尔:
      他面无表情地把头给扭了回,全身上下都是大写的冷漠。
      正在伊曼纽尔已经无聊到准备打开手机上的开心消消乐玩两把的时候,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亚瑟发来了一条信息:哥,买到了吗?
      伊曼纽尔回复:还没轮到,别急。
      我刚刚问到了估价,这个项链的价值应该在300万美元左右。亚瑟说道,你可一定得帮我买下来。
      你的心理价位是多少?伊曼纽尔问道。
      没有上限。亚瑟说道,往上加就是了,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伊曼纽尔哭笑不得,一掷千金为博老婆一笑,估计也就亚瑟这小子了。
      他正准备回复,突然拍卖会的主持人提高嗓门说道:接下来的这件拍卖品,非常的特别,我相信大家在来这场拍卖会之前已经有所耳闻了,没错,这就是出现在年的意大利维琴察珠宝展上的蓝宝石项链「坠落之光」!
      整个拍卖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仿佛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看向了台上那条在灯光照耀下璀璨夺目的项链。
      哦,天哪。托尼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亮瞎我了,真是浮夸。
      我也觉得。佩珀难得的赞同了托尼的说法。
      这条项链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宛如从夜空中坠落到大地上的星河,最中间的这颗星光蓝宝石产自缅甸,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六边形,12923克拉,在日光下呈现为深蓝色,半透明,其中有白色的光带,如同发光的星辰,整颗宝石没有任何瑕疵。
      项链上还有16颗钻石环绕在星光蓝宝石周围,每颗钻石都精心打磨切割,每一颗的重量都是1克拉。
      主持人介绍着这条奢华至极的项链,这是我们本次慈善拍卖会价值最高的一件拍卖品,由埃尔顿吉尔曼老先生提供,他希望能将这份从天上坠落的光芒引渡到需要光明的地方,让我们为吉尔曼先生这颗温暖的心鼓掌!
      坐在最前排的一名老人站了起来,向着鼓掌的众人示意。
      「坠落之光」的起拍价格为100万美元,每次加价不低于十万美元。主持人报出了价格。
      很快,就有人接二连三地开始喊出报价,从最初的100万美元迅速涨到了220万美元。
      从220万美元开始,加价的速度就慢慢减弱了,缓慢地增长到260万美元后,一时竟没有人出价了。260万美元,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260万美元一次
      伊曼纽尔举起了手里的竞拍号牌子:270万。
      他此言一出,托尼顿时就把目光投了过,那眼神有些惊疑不定,传达着你竟然喜欢这么浮夸的项链,你的审美怎么了的疑问。
      是格林先生,格林先生果然十分的慷慨!270万,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270万一次
      270万两次
      女士们先生们,这可是一条非常罕见的无暇星光蓝宝石项链,在女士中有着相当高的人气哦,并有传说认为这是爱神的眼泪所凝聚而成的宝石。
      如果您有心仪的女士,这条项链将会是绝佳的赠品!错过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下一次了哦。
      爱神的眼泪「如果您有心仪的女士」这句话一下就被托尼给听进了心里,他像是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家伙根本不是给他自己买的,他是买来送给其他女人的!
      这还了得!
      绝不能轻易遂了这家伙的愿!
      300万。托尼毫不犹豫的举牌。
      佩珀一惊:托尼?老板,你的审美什么时候退步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