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20)
      哦,我是买给你的,小辣椒。托尼故意说得很大声,让一旁的伊曼纽尔听见。
      伊曼纽尔:
      佩珀:可是我不是很喜欢
      托尼压低声音:不,你喜欢。
      佩珀:??
      行吧,反正买啥都是做慈善,他开心就好。
      突然被抬了三十万,拍卖会场上一下热闹了起来,大家都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和格林集团的董事长竞价。
      哦,是斯塔克先生!主持人也是大喜过望,好的,「坠落之光」的价格已经达到了300万美元,还有更高的出价吗?
      伊曼纽尔:310万。
      托尼毫不犹豫地跟上:400万。
      会场一片哗然。
      伊曼纽尔扭过身,满脸问号地看向他。托尼依然吊儿郎当地坐在那里,看看手机、看看拍卖台、看看佩珀,就是不看他。
      伊曼纽尔顿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他低下头给亚瑟发了一条短信:有人恶意竞拍,你确定不惜一切代价买到项链?
      亚瑟秒回:当然!
      过了两秒他又回道:谁啊?搞死他,跟咱们比钱多,他不知道我哥穷得只剩下钱了吗?
      伊曼纽尔:
      你还别说,人家真比咱们钱多。
      不过有了亚瑟这句话,伊曼纽尔就放心了,反正到时候倾家荡产的也不是他,于是很果断地举牌,直接加了一百万:500万。
      托尼哼了一声,摘下了墨镜,抬起下巴,果断地举牌,报出了一个让伊曼纽尔当场懵逼的数字:1000万。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坐在最后的两位大佬,惊讶地合不拢嘴。
      1000万?直接翻一倍?疯了吗?这这两人难道是杠上了?
      请问你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伊曼纽尔忍不住看了托尼一眼:托尼斯塔克。
      干嘛?托尼爱答不理。
      你什么毛病?伊曼纽尔实在是没憋住,问出了这个在他心头萦绕多时的问题。
      我给我的助理买一条项链啊,有什么问题吗?托尼反问道,项链这种东西,买来不就是送给美丽女人的吗?显然,我的助理配得上这条项链,配得上这一千万美元。
      佩珀冷漠脸:我该高兴吗?
      拜托,配合点,给我点面子。托尼压低声音对佩珀说道。
      其实全部听清楚了的伊曼纽尔假装没听见的样子,默默地举起了牌子:1200万美元。
      他可不会像托尼那样直接把价格翻一倍。
      1500万。托尼毫不犹豫地继续加价。
      你疯了吗?这条项链根本不值这个价!伊曼纽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能吧托尼耸了耸肩,既然你觉得不值这个价,那你就让给我好了。
      伊曼纽尔扶额,觉得自己和托尼已经没办法交流了。
      这家伙绝对就是来膈应他的!
      托尼这一加价,整个拍卖行都安静了下来,最前排的项链拥有者吉尔曼老先生更是颤巍巍地扭过头,用看神壕的目光望了斯塔克一眼。
      托尼则是重新戴上了茶色墨镜,面无表情地接受这众人的目光膜拜。
      抱歉,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伊曼纽尔深吸了口气,举起了牌子:2000万。
      这一加价,甚至都能听见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了。
      一条估价300万左右的项链,硬生生被两位大佬以仿佛赌气般的方式抬到了2000万的高价。
      甚至有些脑洞大的人都开始怀疑,那条项链里是不是藏了什么能够通往亿万宝藏的藏宝图之类的东西,才会让两位大佬不计成本和代价疯狂角逐。
      不过两千万美元,无论是对于伊曼纽尔来说还是对于托尼来说,都只是一笔不大不小的数字而已。
      两位神壕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托尼继续举牌子:3000万。
      拍卖会场上的人们都已经麻木了,他们现在只想知道,这条项链能不能以超出它本身价值三十倍的一亿美元的价格成交。
      以这两位大佬的上头程度来看,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伊曼纽尔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忍不住又转过头瞪了托尼一眼,托尼依然假装没看见,甚至翘起了二郎腿,哼起了小曲儿。
      坐在他旁边的佩珀看着伊曼纽尔,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老板哪根筋搭错了。
      伊曼纽尔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样下绝对会没玩没了的,他俩确实都不差钱。
      但一旦金额上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天知道在场的媒体会怎么想。
      托尼斯塔克和伊曼纽尔格林不合,在拍卖场互相恶意竞价,疑似是为了某个女人喜欢的项链之类的八卦新闻
      这些东西,绝对是这些眼睛里冒着绿光的记者能写出来的。
      如果真的以这样的方式上了头条,伊曼纽尔用脚指头都能想象到董事会那帮家伙会是什么个脸色。
      3000万美元一次
      3000万美元两次
      3000万美元
      唉伊曼纽尔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亚瑟发来的「不惜一切代价」的短信,无奈的举起了牌子,3500万。
      结果他话音刚落,一旁一直等着他报价的托尼连犹豫都不带的,直接又举起了牌子:4000万。
      哦!我的天哪!主持人已经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了,「坠落之光」已经拍卖到了4000万美元的高价!即使是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都罕有千万美元级别以上的宝石!4000万,还有更高的出价吗!
      在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伊曼纽尔。
      当然,大家都知道,如果在场的还有人会和托尼斯塔克竞价的,那就只能是伊曼纽尔格林了。
      伊曼纽尔看向托尼:托尼,这个项链对我来说很重要。
      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托尼轻描淡写地说道。
      fine,那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伊曼纽尔灵机一动,说道,你把这条项链让给我,我送你一颗价值与这条项链相当的宝石怎么样?
      他微微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将袖口的袖扣展示给托尼看:这颗紫宝石袖扣是我在迪拜用两百多万美元买下来的,全世界独一无二,一套共有两枚,罕见的无暇紫色透明宝石。如果你把「坠落之光」让给我,我就把袖扣送给你。
      说完,伊曼纽尔自己都觉得他实在是太有奉献精神了,为了自己弟弟结婚纪念日不用跪榴莲,他可真是下了血本。
      这可是直接送啊!
      托尼转过脸看向伊曼纽尔,目光落在那颗剔透的紫色宝石上。
      那颗宝石拥有着上百个切割面,在灯光下反射出明暗分明的纯净的光,仿佛一汪紫罗兰的浅海,颜色温柔到仿佛能闻到花的香气。
      4000万美元三次主持人已经报到了第三次。
      4200万。伊曼纽尔赶紧举牌,怎么样,托尼?这袖扣的价值绝对不比那条项链低,你甚至可以拿改成项链。
      嗯哼托尼看着伊曼纽尔,觉得自己有点挪不开眼。
      这家伙今天的扮相还真不错,看起来比那次酒会上的时候更好看了,果然还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至于那枚看起来晶莹剔透、纯净华美的紫宝石袖扣,在托尼看来完全不如佩带着它的人有吸引力。
      怎么样?见托尼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伊曼纽尔便又问道。
      well,也不是不可以。托尼也觉得这样下没完没了,便点了点头,但得额外再加一个条件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伊曼纽尔皱起了眉,你别得寸
      很简单的问题。托尼靠在了座椅上,摘下了茶色墨镜,用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直视伊曼纽尔琥珀色的瞳孔,看起来很严肃,只需要告诉我,这条项链你是为谁买的?
      4200万美元三次
      4210万美元。托尼举牌子,用十万美元拖延时间。
      我弟弟伊曼纽尔回答道。
      哈??托尼显然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回答,顿时头顶全都是问号。
      不然你以为呢?伊曼纽尔没好气地说道,我弟弟要我帮他买下来,送给他老婆作礼物。
      你弟弟毛毛啊呸,亚瑟格林?托尼像是确认一遍似得问道。
      你怎么知道哦,好吧,当我没问。伊曼纽尔头疼地捏了捏眉心,所以我们谈妥了吗?
      哼托尼不在意地轻哼了一声,却没能忍住笑意,嘴角都翘了起来,行吧,这条项链归你了。
      伊曼纽尔举牌:4220万美元。
      4220万美元一次
      4220万美元两次
      4220万美元三次
      成交!
      最终,在所有人惊叹的目光洗礼下,「坠落之光」以4220万美元的高价被格林集团的董事长伊曼纽尔格林拍下,成为了数年来成交价格最高的慈善拍卖品。
      哥!买到了吗?没过多久,亚瑟就又发消息来了。
      买到了。伊曼纽尔回复。
      太棒了!哥我爱你!亚瑟激动地立刻就回复了,多少钱啊?
      42200000刀。伊曼纽尔回复道。
      过了半天,亚瑟才回复:哥,你是不是多打了一个0?
      没有,亲爱的毛毛虫。伊曼纽尔回复。
      亚瑟那边就像是突然没信号了一样,过了好半天才回复道:哥,你不是故意在搞我吧?
      伊曼纽尔:
      有没有搞错!
      他为了把这个项链拍下来,甚至把自己的一对珍藏已久的袖扣都给送出了啊!亚瑟这条毛毛虫竟然还说自己在搞他??
      明明就是你亚瑟格林和托尼斯塔克两个人合伙起来搞我才对,我都要自闭了!
      这也太夸张了,超出估价十倍?亚瑟又发来了消息,是因为恶意竞价吗?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呢。伊曼纽尔无奈地笑了笑,没有多打一个0,但是多打了一个2,其实只有四百二十万美元啦。
      这听起来还差不多。亚瑟松了口气,不要随便吓我好不好!我心脏很脆弱的!
      伊曼纽尔哭笑不得:少废话了,打钱!
      好的好的,马上到账,兄大好(最喜欢哥哥了)。
      身在京都、甚至都开始入乡随俗飚日语的亚瑟开心极了,甚至又给伊曼纽尔发了一堆玫瑰花表情包。
      伊曼纽尔也忍不住笑了。
      唉,谁让他是自己的弟弟呢?那多出来的四千万就当是自己给他们夫妻俩的礼物吧,到底是因为自己和托尼之间的私人恩怨导致的,他也不想让亚瑟来为此买单。
      一旁的托尼看着微笑的伊曼纽尔,仿佛被那个笑容给感染了,没忍住也跟着一起微笑了起来。
      喂他说道,别忘了袖扣。
      伊曼纽尔看向他,耸了耸肩:记着呢,回头拿盒子装了打包给你送公司。
      托尼眨了眨眼:不,我现在就要。
      一边说着,托尼一边把手臂给伸了过,露出袖口,等着伊曼纽尔给他戴上袖扣,嘴上还说着:你可以把我的袖扣拿走,不然你袖子上没袖扣的话,待会儿记者拍照时候可不太好看,而且我也不想戴两个袖扣,太沉了。
      顺带一提,我的袖扣是爱马仕纯银的限量款,市场上已经买不到了。
      伊曼纽尔:
      为什么这么着急啊?!你他喵的难不成是在担心我会反悔不成!
      伊曼纽尔还是妥协了。
      他发现自己对托尼斯塔克真是越来越没有办法了,大概就是面对着一个无论怎么说都不肯听、但又舍不得动手教训的熊孩子一样。
      像托尼斯塔克这种小公举,他除了宠着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于是他轻轻叹了口气,伸手解下了自己的袖扣,放在了桌上。
      紫色宝石的颜色澄澈干净,仿佛凝结了一片紫色的天空和湖泊,不由让人感叹自然的神奇,竟能将如此美景凝聚在小小的宝石内,由人雕琢修饰。
      带回之后避免把它们收纳在一起,不然互相摩擦可能会产生划痕。
      帮托尼把他自己的纯银袖扣给摘下来之后,伊曼纽尔拿起了其中一枚,小心翼翼地帮托尼戴上了,明天我会派人把收纳盒送到你公司,注意保养。
      托尼完全没在意这枚宝石,当然也完全没能听进伊曼纽尔的话,他只是看着那双曾经在黑白琴键上燃烧过鬼火的手。
      那双手比宝石好看多了。
      托尼?伊曼纽尔抬眼看向托尼,你在听我说话吗?
      在听啊托尼不假思索地接话道。
      伊曼纽尔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帮他把另一枚袖扣也戴上了:戴好了。
      托尼什么也没说,他伸手把放在桌上的两枚爱马仕纯银袖扣给拿了起来,对伊曼纽尔说道:来,我帮你戴上袖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