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81)
      托尼用下巴指了指放在架子上的赛博坦星鸟,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加入我?
      班纳沉默了片刻:伊曼纽尔知道这件事情吗?
      这个嘛托尼耸了耸肩,准确来说,那只赛博坦小鸟就是他送给我的,这显然是种默许。
      他没说别的什么吗?
      他还说如果我再不吃早饭,他就要把我最近超喜欢的那张唱片给掰了
      那可是限量典藏版的,现在已经有钱都买不到了,斯特兰奇直都很想要,我还指望着在他面前炫耀呢。
      班纳:我点都不想了解这个,谢谢!
      望着托尼询问的眼神,班纳陷入了沉思。
      虽然他始终觉得这是个危险的课题,又有奥创的前车之鉴,但
      如果只是研究原理而不实际应用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就算真出了什么毛病,想来他们地球最粗壮的大腿格林先生也能轻松解决掉。
      况且,他也确实想继续之前没能完成的对灵魂的研究。
      好他点了点头,我加入了。
      史蒂夫看着手头上的文件,眉头紧锁。
      这已经是这周的第百六十五起了。娜塔莎将手里的照片扔在桌子上,没有任何先兆,发病后十分钟内即死,无法逆转。
      照片上是个已经完全晶体化的、勉强还能看出来曾经是个人的物体。
      分析化验过这些晶体的成分了吗?
      嗯,是种不存在于地球上的物质,甚至不符合我们目前所熟知的化学规则,极度不稳定。
      史蒂夫看着照片上的晶体眉头紧锁。
      他好像曾经看到过相似的情景。
      在哪里看到过呢?
      那个画面仿佛呼之欲出,但就像是突然遇见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无论他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还有件有趣的事情,想听吗?娜塔莎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沉思。
      什么?
      这百六十五个人,在进行家庭背景社会活动调查之后,被发现了个共同点。
      娜塔莎边说着,边从桌上放着的沓文件里抽出了张又张的信息表。
      这个人,杀了自己的妻子,长期家暴性侵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个人,四年来犯下杀人分尸案十数起,警察直没有查到凶手,他死之后才被调查出证据来。
      这个人,唔,这个人还未调查完全,但就目前已知的情报来看,他非法贩卖人口,而且全都是未成年的少女。
      这个人
      史蒂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他依然铁青着脸听到了最后。
      这很有趣吗?他问道。
      这些人并不有趣。娜塔莎说道,有趣的是,他们都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
      这百六十五个人,全都是这种情况吗?
      除了最刚开始的五个人他们只是单纯地抢了家珠宝店。娜塔莎说道,或许可以算是杀人未遂?
      这家珠宝店在纽约?史蒂夫看了眼相关资料。
      对,离这里不远。娜塔莎说道,但其他案例来自世界各地。如果这是起蓄意的连环谋杀超自然事件,那这个团队的规模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
      还有别的线索吗?史蒂夫问道。
      娜塔莎摇了摇头。
      远在自己老家的鹰眼在全息通讯中说道:我家附近这边也出了起晶体化事件,不过死者也是死有余辜的那种,说实话,如果那个义警团伙的目标全都是这种人渣,我们不定要去阻止。
      问题在于史蒂夫面色严肃地说道,这是私刑,判定的准则由他自己界定,没有任何人能控制得了。
      没错娜塔莎说道,这是种极其自负且傲慢的行为现在他们只杀恶人,如果有天他们决定杀无辜之人呢?
      况且,即使是十恶不赦之人,也不应该交由个人或者某个团体去定罪,旦失控,后果会是灾难性的。
      我看过你们发过来的报告。鹰眼说道,如果这真的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做的,那么他们的手脚也太过干净。
      太干净了,干净到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甚至让人怀疑起是不是有本死亡笔记在幕后作案。
      会议室内陷入了片死寂。
      短暂的沉默后,全息投影屏幕上又显示出了全新的消息:最新消息,多伦多再次发生起晶体化事件,目前累计百六十六例,具体情报已上传至加密服务器,请查阅。
      这样下去会引发民众恐慌的。娜塔莎说道。
      史蒂夫看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信息,沉默不语。
      不知为何,他总有种强烈的预感。
      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的东西,恐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沉重。
      先和大家道个歉,老家那边有点事情要处理,我明天得回去一趟,周六才能回来。
      所以和大家请个假,回来之后我努努力看能不能加更,谢谢大家的理解qwq!!
      第98章 自闭98
      灾难过后,生活节奏仿佛被按下了倍速键,突然加快了。
      恢复了生机的世界重新投入到新一轮的高速发展中,在最开始的适应期过后,近乎所有产业都开始逐步恢复到灾前状态。
      不过这和伊曼纽尔没有关系。
      他现在的日常,大抵就是撸撸猫、看看新闻、偶尔出去逛一逛,除此之外,就是保持和霸天虎的联系,保证能量的供应。
      而托尼最近似乎开始忙了起来,自从有了赛博坦的小鸟作为实验体之后,他就一头沉迷了进去,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
      伊曼纽尔说了他几次,无果,干脆就随他去了,无聊之下就时不时喊彼得或者史蒂夫过来玩,久而久之就和全复联都混熟了。
      同时,全复联也都知道托尼和伊曼纽尔养了一只超凶超可爱的猫咪儿子。
      直到某一天,从地下实验室里跑出来的托尼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满脸挂着慈爱笑容撸猫的尼可弗瑞。
      托尼:
      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太对,默默关上了实验室的门,又重新打开。
      嗯,确实是尼可弗瑞。
      托尼:这可真是意料之中的稀客啊,这次是想找我组个复仇者动物园吗?
      弗瑞抬起头:总算舍得出来了?
      不要告诉我你这次来就只是为了这只傻猫。
      当然不是。弗瑞严肃道,我这次来
      喵!也不知道是被摸了什么敏感部分,虎斑猫突然炸了毛,朝着弗瑞脸上拍了一爪子,掉头就跑。
      嗷妈惹法克!弗瑞一声惨嚎,捂住了脸,惊讶道:你们家猫脾气真好,没亮爪子,不然我另一只咳,不然你就要赔偿医疗费了。
      托尼一边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一边耸了耸肩。
      弗瑞,你还说你不是来撸猫的!
      事实上,五分钟前,他们就已经进会议室了。弗瑞收起了脸上玩乐的神色,正色道,你现在去的话,或许还能赶上。
      托尼举着咖啡杯的手顿了一下,若有所思,转身向着他家唯一一个或许能作为会议室使用的餐厅走去。
      走了两步,他回过头问弗瑞:复仇者临时基地早就竣工了,为什么要到我家来开会?
      弗瑞已经重新抱回了猫咪,狠吸了一口,闻言道:不知道。反正不是因为猫。
      托尼:
      我想在座的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了目前的状况。娜塔莎坐在柔软的藤椅里说道,还有人需要我解释一遍吗?
      伊曼纽尔看着手中晶体化案例资料,正准备开口,餐厅的门就被打开了。
      都是朋友,不用谢。托尼端着咖啡走了进来,不过下次想要借用我家的时候,麻烦先到我本人这里预约排队。
      我们还以为你至少要到傍晚才会出来。史蒂夫无视了托尼的嘲讽,淡定地说道。
      你可以干上一整天,我不可。托尼说道。
      史蒂夫:这个嘲讽无视不了。
      托尼走到伊曼纽尔身后,顺手把他放在桌子上的资料给拿了起来,扫了一眼。
      他皱了皱眉,又把手里的资料给放了回去,说道:这就是你们今天开会的主题吗?
      是的,至少我们暂时找不出应对的办法,也不知道起因。
      缩在角落里、尽量不把天花板顶塌的班纳博士说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伊曼纽尔抬眼看了托尼一眼。
      这是某种疾病还是什么?我想斯特兰奇博士对此会更有见解。托尼在伊曼纽尔身边坐了下来。
      这与医学无关,是纯粹的高纬度力量。斯特兰奇说道。
      我们这里还有比你更了解高纬度力量的人吗?托尼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伊曼纽尔。
      他不算,他都不是复仇者。托尼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遮住了伊曼纽尔的脸,他就是个旁听的。
      事实上,我们都不是复仇者了,复仇者早就解散了。娜塔莎毫不留情地拆了台。
      托尼沉默了一下,一旁的史蒂夫也不太自在地眼神乱飘。
      虽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但就这么突然提出来也是有点猝不及防。
      索尔:啊?什么时候解散的?
      班纳博士:索尔,虽然我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的表情,但你都回地球五年了为什么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堡垒之夜就那么好玩吗!
      索尔委屈,但无法反驳。
      那至少这应该是地球内部事务。托尼说道,遮在伊曼纽尔脸上的文件依然没放下来,这个外星人额,外星物品难道不该回避吗?
      伊曼纽尔:虽然话没错,但我怎么听着就这么不对劲呢?
      索尔: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似乎被针对了,是我的错觉吗?还是你们真的在种族歧视外星人?
      伊曼应该算嫁到了地球,也是半个地球人了。娜塔莎说道。
      托尼一拍桌子,喜上眉梢:一点没错,罗曼诺夫特工,百分之百正确!
      伊曼纽尔:嫁?娜特,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托尼突然听出了不对劲的感觉:等会儿,你们两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还伊曼、娜特的,这么亲昵?
      娜塔莎挑眉,调侃道:我倒是没想到会有一天被托尼斯塔克吃醋,果然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
      斯特兰奇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史蒂夫忍无可忍:咳!开会呢,严肃点!
      对,说你呢,严肃点!托尼瞪了一眼斯特兰奇。
      斯特兰奇:关我什么事啊!罗杰斯这是在说我吗,史某人请你心里有点数,谢谢!
      总之,我们认为伊曼纽尔或许会对这种情况有些了解。史蒂夫说道,所以想来问问他的意见。
      托尼皱了皱眉。
      娜塔莎靠在椅子里,目光从托尼和伊曼纽尔的脸上飞速掠过,若有所思。
      托尼斯塔克似乎并不希望伊曼纽尔参与到这件事情中,他的每一次插科打诨,其实都是在试图让话题远离伊曼纽尔。
      为什么?
      我不太清楚。伊曼纽尔说道,这种情况很罕见。
      你有见过类似的情况吗?史蒂夫继续问道。
      没有伊曼纽尔说道。
      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史蒂夫叹了口气。
      我知道。伊曼纽尔看了一眼文件,轻声说道,抱歉
      一旁的托尼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搭在耳侧的手也放了下来,有些沉重地砸在了桌上,似乎有些焦躁。
      不不,你不需要道歉。史蒂夫连忙说道。
      伊曼纽尔笑了笑,也没再说话。
      会议继续进行,大家简单交流了一下各自对这个事件的看法,只有伊曼纽尔和托尼全程都没怎么说话,似乎各怀心事。
      结束之后,史蒂夫直接找到了托尼。
      托尼他喊住了正准备续杯咖啡的托尼。
      嗯?托尼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不是特别想搭理他,应了一声后就自顾自地倒起了咖啡。
      我有些事情想问你。史蒂夫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晶体化的症状特别眼熟?
      托尼顿了一下。
      这一个停顿让他手里的咖啡不小心漫了出来,烫到了手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咖啡壶放了回去。
      眼熟
      怎么会不眼熟呢?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在无数个噩梦缠身的夜里,他都能见到那个在他面前寸寸晶体化的人,看见他眼里压抑到极点的痛苦。
      他知道这件事情与伊曼纽尔有关,他早就通过碎片的力量模糊地预感到了这件事情。
      并且他也知道,伊曼纽尔用他扭曲认知的力量对整个世界进行了清洗和暗示。
      没有人能把晶体化这件事情和他联想起来。
      即使是曾经亲眼见过他晶体化的史蒂夫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