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83)
      托尼:合着你自己能搬,还要我召唤无人机来,知不知道节能减排啊,无人机也是要耗电的好吗!
      伊曼纽尔嗤之以鼻:你装个鬼呢,你心疼那点电,怎么就不知道心疼我的能量?我也会累的好吧。
      托尼:你才装个鬼呢,谁不知道你的能量连地球都给能扔出去直接变成流浪地球,托马斯回旋三百六十度旋转腾挪三个星系还能来个白鹤亮翅,不带喘气儿的。
      托尼从储物间里拖出了一个箱子,翻了半天之后,从箱子底部掏出了一盒药剂,他在一堆密密麻麻的小瓶子里找了一会儿,挑出一个小指节大小的药瓶,用注射器取出药水,然后打进了云杉体内。
      这是什么?伊曼纽尔好奇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还变成药剂师了?
      压箱底的好东西。托尼说道,当初有人想用这玩意儿害我,不过被我识破了,顺便还改造了一下。
      谁想用这东西害你?伊曼纽尔皱眉,有点生气。
      人已经死了。你杀气不要那么重好不好?儿子都吓到了。
      伊曼纽尔看了一眼正在扒拉云杉树皮磨爪子、尾巴翘老高的猫咪儿子:还真看不出来它吓到了。
      话音刚落,云杉就突然开始自我生长了起来,不仅把被砍坏的尖尖角给修复了,甚至还重新长出了根部,整个过程在几秒钟之内就完成了。
      伊曼纽尔有些惊讶。
      好玩吧?托尼将注射器扔进了垃圾桶,这玩意儿叫绝境病毒。
      能对人用吗?
      能是能,但我没这个打算。托尼耸了耸肩,当初这玩意儿副作用非常大,改良之后才稍微好一些,但力量本身就是双刃剑,能藏着还是藏好吧。
      伊曼纽尔突然对他从储物间里拖出来的箱子起了好奇心:我来看看你的口袋。
      嗯?
      你竟然不知道这个梗,小叮当呀。
      托尼愣了半天才说道:你以后少和彼得混在一起!我可不想以后生活被各种流行文化梗淹没。
      伊曼纽尔:关彼得什么事你自己明明也很喜欢玩梗好吗!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喜欢的是八十年代之前的,你们这些小年轻的文化我不懂。托尼一边说着,一边将云杉立了起来,放在墙角。
      这就开始倚老卖老了,伊曼纽尔无言以对。
      正在此时,又一只赛博坦小鸟飞了过来,敲了敲窗户。
      伊曼纽尔打开窗户,顿时一阵寒风夹杂着雪花就刮了进来,地面上顿时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色,冻得托尼打了个冷颤。
      伊曼纽尔赶紧关上了窗户。
      站在他肩膀上的小鸟用赛博坦语说道:我们暴露了,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动作,目标身边有监视者,我们的行动受限了,效率会受到影响,我们需要谈判吗?
      伊曼纽尔皱了皱眉。
      这么快就查到了霸天虎?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一些,果然不能小看人类的情报能力。
      不必谈判。他说道,注意隐蔽,压力太大了可以暂时避避风头。
      收到赛博坦小鸟说道。
      伊曼纽尔将鸟放走之后,关上窗户,看见站在云杉旁的托尼正安静地看着他。
      那个神色让他心脏漏跳了一拍。
      怎么了?看着我干什么?伊曼纽尔问道。
      你和霸天虎有什么行动?他问道。
      伊曼纽尔愣了一下。
      他的心底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
      他突然意识到,托尼刚才用的不是英语,而是赛博坦语。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伊曼纽尔问道。
      按理说根本不会有人教他才对,即使托尼曾经表示过想和他学,但伊曼纽尔也拒绝了。
      我破解了你给我的那只小鸟的语言模块,显然他们并不注重语言的加密。
      托尼说道,依然是用的无比流利的赛博坦语,当时只是觉得发音非常好玩,就随便学了一下。
      这可不是随便学能学出来的熟练度。伊曼纽尔十分惊讶,他知道托尼很聪明,但这未免也太惊人了。
      我听史蒂夫说,晶体化与霸天虎有关。托尼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很冷静,伊曼纽尔听不出半点情绪来,所以你要不要和我解释一下?
      他们望着彼此,陷入了沉默。
      屋外,寒风呼啸,鹅毛般的雪花击打在玻璃窗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窗外蒙上了一层纯洁到空无一物的纯白色彩,天地间一片苍茫,刺骨的严寒包围着这隐藏在山林间的小屋,一切都被掩盖了,仿佛黑白的默片,就只有雪,只有雪,在沉默的落下、落下、落下。
      屋内,壁炉内燃烧着热情的火焰,火花伴随着柴火哔啵的声音跳动着,仿佛连空气都被染成了一片温柔的暖色。
      可伊曼纽尔却依然觉得很冷。
      他看着托尼,发现对方的手似乎也在微微发抖。
      原来他也很冷,伊曼纽尔想着。
      他想过无数种摊牌的可能性。
      但他从没想过,这一天竟然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猝不及防,没有给他任何心理准备的时间,也没有给他编造谎言的机会。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托尼依旧沉默着。
      你早就知道。伊曼纽尔肯定地说道,为什么不阻止我?
      托尼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半晌后他说道:我想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伊曼纽尔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托尼愣了一下。
      伊曼纽尔眼里的惊讶慢慢褪去,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托尼心中突然有了极为不好的预感。
      他突然觉得一阵晕眩,立方碎片的力量似乎又在试图告诉他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共鸣感让他眼前发黑,甚至于他都没看见伊曼纽尔眼里一闪而过的痛苦。
      那些人是罪有应得,托尼,我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而已,这只是清理害虫罢了,就像你修复系统bug一样。伊曼纽尔说道。
      他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冷静。
      是吗?托尼摆脱了眩晕感,怔怔地说道。
      不对。
      他在说谎。
      这不是真相。
      告诉我实话,伊曼纽尔。他说道,他甚至喊了伊曼纽尔的全名,你知道的,如果我真的想知道,我随时都可以知道。
      伊曼纽尔没说话。
      我们之间不需要这种隐瞒!托尼有些着急,他抢上两步,拉住了伊曼纽尔的胳膊,难道你想和那些三流爱情电影一样,非要隐瞒一些重要信息,导致我们之间有了裂痕和误会?明明就是一句话可以解决的事情!
      解决不了!伊曼纽尔突然提高了嗓门,近乎是吼着说道。
      托尼愣了一下。
      对不起。伊曼纽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对不起,我只是
      托尼依然愣在那里。
      托尼?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我很抱歉。伊曼纽尔继续说道。
      托尼还是愣在那,像是突然间灵魂出窍了。
      托尼?伊曼纽尔见他没有反应,有些着急地拍了拍他的脸,回神了!
      托尼这才反应过来了,他抬起亮晶晶的眼睛说道:等一下!我突然想起了十五年前的事情。
      什么事情?
      你记得那天晚上吗?我向你隐瞒了钯中毒的事情,我当时以为自己活不了多久,找不到希望了,所以就打算隐瞒一切但我告诉了你,你给了我希望,你救了我!托尼说道,他的语速越来越快。
      你看,那些生死攸关的难题根本不算是难题,只要我们一起想办法!
      你告诉我到底遇见了什么问题,我们好好攻克它,好不好?
      你就算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啊!说不定我会有办法呢,我可是天才!
      伊曼纽尔惊讶地看着他。
      他当然记得那件事情。
      他怎么会忘记?
      他记得那天皎洁静谧的月光,记得派对后一片狼藉的客厅,记得那杯金色的香槟,记得星空下深不见底的太平洋。
      记得美国西海岸的耀眼的日出。
      记得那温暖的、炙热的、仿佛内心被填满的感觉。
      可这次不一样啊。
      伊曼纽尔呆呆地看着托尼的眼睛,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托尼根本不想给他逃避的机会,上前一步拉近了距离,盯着他说道:告诉我吧,就像我当初鼓起勇气告诉你一样。
      他不想答应。
      但他的理智已经飞快地背离了他。
      他的思绪乱了。
      倒不如说,他虽然站在这里,但他早就已经垮塌了,那些压在他身上的东西太沉重,太沉重。
      他以为自己能坚持下去的。
      屋外寒风呼啸,凛冽的风呜咽着从林间骤然刮过,将枯叶上的积雪吹落,干枯的枝桠碰撞着发出轻响,而屋内却在壁炉中跳动火焰的照耀下,温暖如春。
      他终于还是动摇了。
      好伊曼纽尔说道。
      他看见托尼的神色在一瞬间变得极为惊讶。
      他看不见自己的眼睛在这一瞬间变成了耀眼而璀璨的金色。
      他伸手抱住了他的挚爱和罪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好,我告诉你。
      真相大白的后果,他们一起承担。
      大不了就一起死吧。
      我陪你
      快完结了,后面全都无虐了
      第101章 自闭101
      他们背靠着云杉坐在地板上,靠近壁炉,在跳动的火光中感受炽热的温度。
      伊曼纽尔将一切都告诉了托尼。
      他语气一直都很平静,从很久很久以前、从他诞生之时的一切讲起,将那些亿万年的经历浓缩成寥寥几笔
      那些惊心动魄的、沧海桑田的过往,那些对他而言毫无意义的岁月,那些早就被尘封在时光洪流中的一切。
      托尼刚开始还能安静地听着,后面就无法抑制他的吐槽本能了。
      如果你最开始想要的只是创造灵魂的能力。他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西格玛向量拐去你的原生宇宙,让它给你多生几个孩子?
      因为我没想到。
      那你可以抓几种繁殖能力比较高的智慧生物,让他们去你的原生宇宙繁衍,然后自行演化变异自交杂交。
      伊曼纽尔无言以对。
      你都没想过这些方式吗?托尼惊了。
      可那是治标不治本,我还是不会创造灵魂啊。伊曼纽尔说道。
      你就一定想要学会这个吗?托尼说道,我也不会啊。
      你不会的太多了,而我只有这一项技能不会。伊曼纽尔说道,就像是收集图鉴里最后一个未收录藏品一样。
      你这么一说我反而理解了。托尼说道,这就像我实验室里的一些设备一样,我可以不用,但我不能没有。
      对,精确。伊曼纽尔说道。
      好吧,然后你就离开了赛博坦,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又在宇宙里流浪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到了地球
      伊曼纽尔讲起了自己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
      他本以为自己还会因为那些离奇的过往而情绪波动的,但事实上,他只是很平淡地将那些故事说了出来,包括他这具身体的身世。
      所以我当时知道真相的时候特别崩溃,当然,现在对我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伊曼纽尔说道。
      托尼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们家关系好混乱啊
      都怪九头蛇。伊曼纽尔毫不犹豫一口老锅扔给了已经完犊子的某恐怖组织,整这么些幺蛾子。
      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幸运吧,不然你现在说不定还在哪个不知名角落里睡着,而伊曼纽尔也早就老死了。托尼说道。
      然后,我沉睡了五十年左右,醒过来时,真实意志还未能觉醒,于是就变成了你曾经见到过的那个伊曼纽尔。
      他说道,说实话,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八年,但却是我记忆里最鲜活的时光了。
      那是自然,毕竟我魅力非凡。托尼自信地说道。
      伊曼纽尔:总之,在我知道真相后,真实意志的自我封印就压制不住了,我只能选择暂时性封闭自我,排除一切干扰全速转化这具人类躯体。十五年后我醒了,但
      等一下,所以你是睡到自然醒的?托尼捕捉到了一个重点。
      是的。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
      淦托尼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我还以为是我把你带回来的,当初在许愿的时候我好像隐隐约约想到了这个。
      其实他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想让伊曼纽尔复活了,一来那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要打赢战争,二来也确实太疼了!
      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尖叫了好吗,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想别的了!
      事实上,那个手套和我的力量是同级的,它没办法影响到我。伊曼纽尔说道。
      好吧托尼耸了耸肩,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