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

  • 阅读设置
    分卷(85)
      因为每次外星人来地球都总是要死很多人。班纳很耐心地解释道。
      我不就没有呃,好吧。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心虚的往事,索尔选择了闭嘴。
      话说回来,马上就要过圣诞了,娜塔莎,你什么时候的机票?史蒂夫回过头去看向依然躺在沙发里的娜塔莎。
      反正是在圣诞之后。娜塔莎冲着史蒂夫笑了笑,圣诞节当然要好好过。
      这可是战后第一个圣诞节啊。全息投影里全程看戏的鹰眼说道,我反正得好好和我老婆孩子庆祝一下。
      好吧史蒂夫说道,那看来我们现在又多了一个新任务了。
      什么任务?索尔问道。
      谁去砍一棵圣诞树过来?他问道,我记得托尼家附近好像有很多长势很不错的云杉,你们谁去?反正我不去。
      要不然我们还是换个地方砍吧。班纳博士说道。
      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急于证明自己不是个没用的外星人的索尔立刻拍胸脯保证,我明天就给你们搞一棵圣诞树来!
      第二天早晨。
      伊曼纽尔和托尼一左一右窝在沙发里,猫咪儿子躺在托尼的腿上,正在舒服的打着呼噜。
      电视上正在播报着早间新闻。
      近日,雷神索尔因为非法砍伐树木而面临巨额罚款,索尔坚称他并不了解地球的法律,不知道自己砍伐的树木处于保护范围之内,而关于外星人是否需要履行地球法律的讨论正在网络上如火如荼地进行。
      复仇者联盟和阿斯加德双方表示,索尔的乱砍乱伐系个人行为,与他们无关
      电视里的受采访人群正在控诉着索尔的行为。
      路人甲:太可怕了,我看到他一路火花带闪电地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就想把路边的那棵云杉抢走,太蛮不讲理了!
      路人乙:有生之年我竟然能看见索雷神倒拔云杉,我还拍下来放到油管上了,大家有兴趣的话请订阅我的频道,二维码在这里!
      路人丙:神为什么要遵守人的法律?那你们应该把湿婆逮捕起来,他和雪山女神污染环境!
      路人丁:为什么要拿我们印度神举例?不该是拿北欧神话吗?你这是不是种族歧视!
      伊曼纽尔:这都是什么鬼。
      托尼:索尔为什么要砍树?他终于把阿斯加德的财产给氪金氪没了,需要靠倒卖木材谋生了吗?
      是因为要过圣诞节了吧。伊曼纽尔提出了一个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可能,不过阿斯加德有圣诞节这种节日吗?
      没有托尼说道。
      那没准真的是氪金把钱包掏空了。伊曼纽尔一边说着,一边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你放了多少糖?
      三倍的糖,我知道你不喜欢咖啡,所以我就多加了一点点。
      亿点点?伊曼纽尔裂开了,不行,这杯你自己喝,我要喝你的那杯。
      托尼一脸「你自便」的表情。
      结果喝了一口之后,伊曼纽尔立刻就后悔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你自己血糖偏高的原因吗?他面无表情地端着托尼的咖啡,你这至少五倍糖了吧?是想在血管里饲养蚂蚁吗?
      手抖了,真的。托尼一脸无辜。
      伊曼纽尔:大骗子说谎精,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向来不喜欢用自己能力的伊曼纽尔二话不说就扭曲了现实,将咖啡变成了红茶,递了回去:给,多喝红茶,降血糖的。
      托尼:
      关于污染环境的注释:印度神话里湿婆和雪山女神乌玛是一对cp,然后他俩平时生命大和谐的时候,产出的神秘液体弄到了外面,搞出了一座山,所以说他污染环境
      甚至有人说恒河水就是神秘液体变的,但这是谣言(有一说一印度的神话是真的有点不可名状)
      另:下章就完结啦,等下一起发出来吧
      第103章 自闭103
      索尔黑着脸从警局里走了出来。
      他戴着一副巨大的墨镜,以免周围的人认出他来,但显然他这与旁人不同的装束和发型出卖了他,很快就有人悄咪咪地对着他拍照了。
      就在此时,一辆看起来就很疯狂的豪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副驾驶的车窗落下,伊曼纽尔戴着墨镜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他摘下墨镜冲他笑了笑:上车吗?
      驾驶座上,托尼斯塔克那个家伙正一口一个草莓吃得正欢,他的面前甚至连方向盘都没有,显然这辆车是不需要驾驶的。
      索尔坐在后车座上,说道:是你们缴的钱?
      那不然呢?你觉得尼可弗瑞会付这笔钱?还是说你觉得阿斯加德的人有这个经济实力?你弟弟估计恨不得你在里面蹲到死吧。托尼又扔了一颗草莓进嘴里。
      那些警察简直就是疯子,他们甚至还带着家属过来和我拍照,说什么今年的平安夜和雷神一起度过,你们中庭人就是这么多事。
      索尔还是很开心的,不过,还是多谢你们帮我缴纳了罚款。
      等等哥们,你不会以为这个钱是咱们给你白出的吧?托尼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索尔:啊?
      是这样的,你因为乱砍乱伐被罚了三万美元,而且为了给你公关,我们还帮你买通了媒体。
      伊曼纽尔慢条斯理地说道,一共开销是二十六万美元,我们已经帮你去掉零头了,现金或者银行卡都可以,赊账不行。
      索尔: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急事。
      这辆车在驾驶的时候是开不了车门的,当然你可以直接冲破车顶飞出去。
      哦对了,这辆车原本价值一百万,鉴于我用能量稍微改装了一下,使它拥有了无限动力,现在的市场价应该翻倍了。伊曼纽尔继续说道。
      索尔:
      可恶!阴险狡猾的中庭人!
      我们帮你清点了个人财产,你最值钱的财产是你的游戏账号,有人愿意出两百美元买它。
      另外,有人愿意出三十万美元购买你的喵喵锤,但我们帮你拒绝了。托尼说道。
      这样。索尔说道,打个商量,要么咱们还是掉个头,把我送回警局里继续蹲着吧。
      托尼和伊曼纽尔都笑出了声。
      好吧,不逗你了。伊曼纽尔说道,圣诞快乐,索尔!
      你该回去阿斯加德村好好看看你的房间,里面堆了好多礼物。
      托尼冲他眨了眨眼睛,当然,我和伊曼的礼物你已经收到了。
      谢谢!索尔十分惊喜,但他转念一想,自己好像还没给他俩准备礼物。
      你们今年打算在哪过圣诞节?他问道。
      我们当然是在自己家过。托尼说道。
      不过队长他们似乎准备一起过圣诞呢,你乱砍乱伐的那棵云杉已经被他们买回去了。伊曼纽尔说道。
      索尔:这大概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吧。
      不过至少他没白砍那棵树。索尔又心酸又欣慰地想着。
      平安夜
      格林家宅子。
      毛衣、包包、口红、新鞋艾娜拆开一个又一个的包裹,扭过头一脸不开心地说道,每年都是这些东西。
      宝贝,你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亚瑟凑过去亲了一下艾娜的脸颊,笑眯眯地说道。
      你今年已经给我买过礼物了!艾娜说道,她从那堆拆开的礼物里拿出了一串钥匙,又是车,这已经是连续第四个圣诞节你给我买车了!
      这次不一样,这次给你买了辆宾利,漂亮又够劲!亚瑟说道。
      我要那么多车干什么呀!艾娜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呀?要不明年给我你买飞机?游艇?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嘛。亚瑟问道。
      嗯我想要眩光的限量版cd。艾娜说道。
      亚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啊这这有点难买啊,宝贝儿你该早点和我说的。
      唉,我就知道你靠不住。艾娜叹气道,看来我只能寄希望于圣诞老人放在我床头的袜子里了。
      不然你再拆拆别的礼物?亚瑟看了一眼圣诞树下放着的礼盒,还有不少呢,我家艾娜真是受欢迎。
      艾娜冲他做了个鬼脸,继续拆礼物。
      依然还是那些让她提不起精神来的礼物,她百无聊赖地拆着。
      直到她从圣诞树下捡起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拆开之后,里面赫然放着一张眩光的限量cd。
      偶买噶!艾娜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惊叹,圣诞老人真的来了!
      正在和老婆你侬我侬的亚瑟赶紧跑了过来:怎么了宝贝?
      你看!艾娜将cd递给了自家不靠谱的老爸。
      亚瑟也惊了,突然又觉得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一把抢过了艾娜手中的礼物盒:这哪个臭小子送你的?!
      别看了,我刚刚检查过了,上面没有署名。艾娜说道。
      没有署名?没有署名的礼物是没办法寄到我家的呀。亚瑟有些纳闷,但找遍了礼盒,也确实没找到署名。
      没准真是圣诞老人送的呢。艾娜笑嘻嘻地说道,抱着cd亲了一口。
      另一边
      伊曼纽尔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发什么呆呢,笑的这么开心?托尼拿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路过。
      给人送礼物呢。伊曼纽尔回过头,做好了?
      做好了托尼将亮晶晶的东西放在了桌上,我们爱情的结晶。
      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半透明金色球体,球体的中央是一个骰子大小的方块,两者的光萦绕在一起,如梦似幻。
      已经彻底稳定了吗?伊曼纽尔问道。
      当然托尼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迷你版的西格玛向量,爬上了圣诞树旁的梯子,将它放在了圣诞树的最上面,你现在就可以切断灵魂能量供给了,你的碎片加上这个模拟的西格玛向量算法,能稳定输出能量,比方舟反应堆还稳。
      柔和的金色光芒顿时倾泻下来,照亮了挂满礼物和装饰品的圣诞树。
      我应该在这里挂个槲寄生的。托尼一边顺着梯子往下爬,一边说道。
      伊曼纽尔轻笑:我们还需要那种东西吗?
      托尼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自从伊曼纽尔向他坦白了一切之后,他的眼睛就重新变回了金色。
      就像是某种曾经被深藏的东西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灿烂、耀眼、夺目、令人无法移开眼睛。
      他突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自己和伊曼纽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也是站在金色的灯光下,那时候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只记住了那双在光下如太阳般明亮耀眼的眼睛,或许从那时起,某种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情愫就已然生根发芽,长出繁茂的枝叶,将他的心填满,直到不再留有一丝缝隙,能让凛冽的冬风趁虚而入。
      或许他们会走散,或许也会迷失,但在寒风与迷雾之中,他们始终能记得对方的所在,始终能在彻底迷失前寻找到对方,然后牵住彼此的手,在这个广阔的世界里并肩走下去。
      对他们而言,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一条漫长、却再也不会孤单的路。
      他们靠近了彼此,闭上眼亲吻。
      切断吧迷蒙之间,托尼轻声说道。
      伊曼纽尔睁开眼,看见那双近在咫尺的焦糖色眼眸里,满是温柔的爱意和灼目的信心。
      他们都准备好了。
      伊曼纽尔笑了,他重新闭上眼,加深了这个吻。
      灵魂链接被切断了。
      在切断的瞬间,托尼编写的西格玛向量能量转化单元便开始瞬间运作,金色的光洒落了整个房间,被包裹在内的立方碎片也闪烁起微光,金色的粒子在房间内漂浮着,仿佛最美奂绝伦的仙境。
      良久之后,他们放开彼此,望向对方的眼睛,在那里,他们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你还记得十五年前我们的约定吗?托尼说道。
      三十四次日出。伊曼纽尔说道。
      你是故意的吗?托尼笑了,是四十三次。
      我就看看你有没有变傻。伊曼纽尔说道。
      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看。
      渺远的钟声响起,伴随着炉火跳动的声音与雪花敲窗的轻响,在温暖的小屋内回荡着。
      end
      这应该算是一个后记:
      其实原大纲里,这篇文的结局没有这么轻松的,伊曼本来不会将真相告诉托尼,选择一个人背负一切,哪怕要与全世界为敌。
      但我写甜真的写嗨了,根本不想写一点虐的东西,一点都不想。
      原本设定里,猫儿子其实是肚子里有一个真正西格玛向量的噬元兽,绝境病毒也会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甚至是格林家老宅子的废墟、曾经伊曼弹过的象征意义很强的钢琴曲《追雪》,都是伏笔。
      雪花是无法被追逐的,即使追到了,也只会在手掌心里化作水。有些东西就是可遇而不可求。
      但这些被我舍弃掉了,因为这些东西后面的剧情,我只是稍微想一想都会觉得心痛到窒息。